荼狼被反绑双手,丢进这间极尽奢华的卧室里後,忍不住叹了口气。 被人出高价包了一个月,可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喜欢玩这个调调,老大也没交代一声,突然面对这条绑住双臂的软皮绳,荼狼一时接受不能。 一口郁闷气还没顺下去,荼狼就感觉到不对劲。 这间屋子里,早就有人。 荼狼仔细打量着房间,一张巨大的铺着黑色床单的床,一地雪白的地毯,还有紧闭的房门,拉紧的窗帘,唯一的光线来源,是头顶 昏暗的黄色吊灯,烘托出一种压抑的气氛。 荼狼看了很久,也没看见哪里站着人。 只能感觉到视线,冷冰冰的盯着自己,仿佛盯上青蛙的蛇,叫人浑身一阵恶寒。 “谁?是出钱的人麽?你出来吧,我不会暴露你的身份,这是规矩,我懂。” 荼狼以为是那人害怕他说出他的身份,於是想打消其顾虑。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他。 荼狼等了又等,有些无奈,“难道花钱只是看看麽?那好,乐得轻松,都不用表演。” 这样催促的话一说,窗帘背後才有了动静,有人掀起窗帘,慢慢的从後面转出来。 荼狼看见那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美丽的人。 完美的五官,精致得无懈可击,曲线玲珑的身材,一头长长的波浪卷发,走动间如盈盈春水般叫人心荡漾。 只是,那人脸上,只有如冰般的表情。 仿佛雕塑一般,看不出情绪。 她缓缓的走到荼狼面前,“你就是他买来的人?” 荼狼看得愣了,饶是他历遍花丛阅人无数,也没有见过如此的极品,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很不悦,“你行不行?说话。” 荼狼终於回过神来,“对,就是我,你想怎麽玩?” 她皱眉,“你绑着自己,能怎麽玩?你先脱给我看看。” 荼狼很无语,难道是他自己绑的自己麽?挣扎几下,挣扎不开,那女人才伸手解开他的束缚。 “这一个月内,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你一定要教会我,不管用什麽手段都无所谓,这样我才能保证你一个月後不会死。” “什麽?”荼狼不明白。 女人皱眉,“你还想浪费时间到什麽时候,快开始。” 身体的秘密002 荼狼似乎不能接受自己遇到的状况。 面前的女人,怎麽能用这样的语态,做这样的要求,他真的无法理解。而且,做爱这种事,没有气氛怎麽整,即使面对的是个千载 难逢的美人,可这麽冷冰冰的,真的很没有情绪也,下不去手。 荼狼纠结了一会儿,终於憋出一句,“你不需要培养下情绪麽?” 怎麽跟以前遇到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以前那些女人,多半都会喝点酒放点音乐助兴,然後调调情,摸一会儿,自然而然的进入重 点,这样直接要求开始的女人,还真是少见。 毕竟,荼狼他是个十分专业而敬业的牛郎,会顾虑女人的情绪。 “我不喜欢麻烦,你直接开始吧。” 此话一出,荼狼更加无语,“那好吧,既然你这麽要求,我们就开始。”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脱女人的衣服。女人只是皱眉,但什麽话也没说,也不反抗。荼狼很顺利就解开了女人的衣服,腰带滑落在地 的一瞬间,丝质睡袍的前襟大开,露出里面诱人的躯体。 白玉般无暇,丰满的酥胸被黑色的蕾丝内衣裹得很严实,只露出深深的乳沟,雪白的双腿间,是黑色的蕾丝内裤。白与黑的对比太 强烈,给人造成很强的视觉刺激,就连荼狼这样视做爱为苦力的人,都不由呼吸一窒。 荼狼犹豫着,到底是吻女人的嘴,还是先好好膜拜这具身体,想来想去,体贴的牛郎本性到底占了上风,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助美女 培养情绪进入状态,於是很热诚的凑上去吻嘴唇。 可美女一扭头避开了,然後充满戒备的望着他,似乎不明白他想做什麽。 荼狼无语的解释,“前戏,这是前戏,来试验一下。” 美女疑惑着凑过来,於是荼狼终於吻上了那双唇。 柔软水润的触觉,荼狼情不自禁的越吻越激动,伸出舌尖去顶美女的唇,祈望打开大门攻城略地。但是,却又一次遭到美女的拒绝 。 荼狼很无奈,这个美女似乎完全不明白做爱时怎麽回事,一点概念都没有。 於是他放弃了品尝口腔温度,转而顺着脖子一路向下,一边将手伸进美女的睡袍里,握住她的腰按向自己。 美女没有拒绝,倒进荼狼怀里。荼狼於是沿着脖子又添上去,逗弄小小的耳垂。 美女的身体小小的颤动了一下,挣扎着想躲开,荼狼心中一喜,总算是有点反应,要不自己真不知道怎麽继续下去。 於是就一点没放过那小小的耳垂,含住它又吸又吮,弄得起劲。 这只手慢慢摸向美女的内衣,熟练的解开扣子。 胸衣滑落下来,挂在手臂上,美女雪白的胸部一览无遗。 身体的秘密003 荼狼凝视着女人的如雪的酥胸,两颗粉红的蓓蕾越看越诱人,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凑上去含住其中一个,另一只手抓住另一边开始 力道适中的搓揉。 做牛郎这行,其实有个规矩,就是不能比客人更先动情,一旦你比客人动情早,就会被自己的欲望淹没,根本不能好好的服侍客人 ,让客人享受到。但也许是面前的女人冷冰冰的态度和强硬的要求形成了反差,反而对荼狼造成了很大的刺激,一时有些把持不住。 随着荼狼技巧性的舔吻与抚摸,女人的呼吸渐渐紊乱起来,脚有些软,几乎快站不住,原本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抱住 荼狼的头,手指插进荼狼的发间。 不自觉的挺起胸,更紧的贴向荼狼。 荼狼一时无比感慨,这个冷冰冰的美人,好歹有副敏感的身体,只要多下些功夫,应该效果能不错。 於是荼狼凑向美人耳边,沙哑的问,“是在这里,还是去床上?” 美人张开雾蒙蒙的眼睛,一时似乎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荼狼又问了两三遍,美人才终於伸手,指了指床。 荼狼左手挽着女人的腰,右手飞快的脱掉碍事的睡袍和胸衣,然後一使劲,将女人压倒在床上。一阵天旋地转,女人似乎根本搞不 清楚发生了什麽事,就被荼狼熟练的压在身下。 面前的,是漆黑的床单,趁着倒在其上的躯体,一片触目惊心的雪白,胸前嫣红的乳头分外惹人怜爱,原本的绵软在荼狼的蹂躏下 已经可怜的硬起来,在空气中随着呼吸不断上下起伏。荼狼埋下头,却是冲着女人敏感的耳後,伸出舌头缓慢的舔弄着,一手握着女人 的胸,不断搓揉,粗糙的掌心不时擦过挺立的红樱,激起身下那人一阵阵颤抖。 “嗯……”第一声呻吟模糊的逸出女人的唇间,荼狼一阵激动,手下更用了几分力,轻柔的拧着女人柔嫩的乳尖,湿热的吻沿着下 巴滑向脖子,滑进锁骨,含住锁骨用力一吸,女人再次颤抖个不停,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荼狼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然後审视着一边被蹂躏得通红的乳尖,伸出左手将女人的双手按在头顶,然後右手抚弄着女人的 後腰,吻沿着胸部的曲线,滑向女人的腋下。 那里十分干净,荼狼轻轻吸吮着,不时伸出舌尖顶弄,女人不由挣扎了几下,轻喘出声。 “啊……恩……” 荼狼的吻顺着胸部爬上来,爬向乳尖,然後,一口含住。 女人似乎受不了刺激,猛的弓起身体,却只是将乳尖更深的送进荼狼口里,双手被按在头顶,一动不能动,只能无助的扭动身体。 黑色的床单上,扭动着女人雪白的身体,荼狼将一只腿送进女人双腿间,轻轻顶着她的下体,感受着那里的湿滑。 要一个良好的印象,那麽,就需要一个漫长的前戏,而能给女人漫长前戏的男人,能有几个。男人,多半没有那个耐心。 呼吸粗重,“怎麽样,舒服吗?说。” 身体的秘密004 女人只是喘息着,目光迷蒙的看着荼狼,被动的等待着他的施与。意识到这一点,令荼狼分外满足,“是不是,已经舒服到形容不 出来了?” 说完,也不待女人回答,灼热的吻以缓慢而稳定的速度,慢慢向下,滑向腰腹,略作停留,便来到内裤边缘。 荼狼隔着内裤,亲吻女人的小腹,极有耐心的一遍一遍的吻着,在那神秘的三角区域蜿蜒缓行。 女人仰着头,犹如逆水般,无助的体验着陌生的快感,燥热从身体深处蔓延出来,却都汇集向下身,变作灼热的暖流,缓缓流出。 荼狼已经放开了女人的手,双手捧着女人挺翘的臀,投入的吻着她的下身。女人一手抓着荼狼的头发,一手抓着床单,头无助的扭 向一边,下身却微微弓起,凑向荼狼的唇舌,仿佛渴求着更多。 似乎感觉到女人的渴望,荼狼终於移动口舌,向更下面的地方吻去,隔着内裤,含住了紧闭的阴唇,轻轻吸吮。 口中丝质的内裤早已濡湿,却分不清是男人的唾液还是女人的体液。 “啊……不……”女人似乎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并拢双腿,却无法将荼狼驱逐,只能更紧的夹住他的头,断绝不了热情的唇带来 的阵阵颤栗。 荼狼捧着她的臀,仔细的舔吻,舌头不时刷过阴唇间的细缝,引来又一波颤栗。女人扭动着臀部,似乎想从荼狼口中退出去,荼狼 却并不放过她,握紧她的双臀,对准阴核的部位狠狠一吸,女人尖叫一声,立刻瘫软下来,由他为所欲为。 荼狼玩弄了一会儿,似乎不满足隔着碍事的障碍物,於是抬起头来,望着女人,喘着粗气问道,“脱掉?” 女人茫然的看着荼狼,似乎他说什麽,她都不会反对,望着荼狼的眼睛,只能懵懂的点头。 “自己脱。想要更舒服,就自己脱掉。” 仿佛是命令的口吻,女人却犹如着了魔一般,按着荼狼的指示,将手伸向自己的内裤。荼狼仿佛受不了她的缓慢,猛的抓住她的手 按向她的阴户,“看,湿透了,想要继续,就自己脱。” 说是这麽说着,手却按住女人的手,极为色情的揉捏着阴部,引领着女人自慰。女人大概从没做过这种事,又是羞愤又是兴奋,倒 真的跟着荼狼的节奏抚慰起自己,而获得的快感也快速飙升,没多长时间,下面越发湿得一塌糊涂,荼狼终於放开她的手,一把将内裤 扯下来。 柔顺的黑色毛发中,一条细缝羞涩的紧闭着,但渗出的液体却暴露了女人真实的心思。 荼狼力道适中的抚摸着花唇,手指偶尔伸进紧闭的门户,如是抚摸了十分锺,荼狼大大分开女人的双腿,将她的神秘地带彻底暴露 在自己眼前。 身体的秘密005 荼狼埋下头,用舌头顶开那条细缝,寻找到那粒小核,轻轻舔弄了两下,女人的身子一阵阵轻颤,双手紧紧抓紧荼狼的发间,似乎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似的。荼狼於是将小核含进唇间,吸吮起来。 小核调皮的在荼狼唇舌间跳动,并慢慢涨大,变得硬起来。荼狼并没有放过它,含住不放,一会儿舔一会儿吸,舌尖在那个敏感的 部位刷来刷去,不时重重的压两下,将女人弄得神魂颠倒,手指抓紧荼狼的头发,腰一会儿抬起来,一会儿沈下去,双腿夹紧了荼狼的头。 短硬的头发擦着细嫩的大腿内侧,给她带来说不出的刺激。 荼狼的右手终於来到前面,摸向那不停流出透明液体的小穴。 那里微微张开着,早已湿透了,渗出的液体滴落在床单上,将床单都打湿了一片。 荼狼将手指悄悄的送了进去,发现毫无阻碍,於是便顺畅了探进去,在入口附近辗转按压。 女人的阴道口,其实是很敏感的,对於这一点,荼狼知道得很清楚。没有放弃对小核的进攻,一边弄着湿润的阴道口,偶尔滑出来 ,轻轻按一下会阴。 女人在荼狼技巧熟练的伺弄下,只能无法克制的发出呻吟,“恩……恩……啊……啊……”的甩着头。 眼看着女人完全进入状态,荼狼终於暂停,手指也抽了出来。 突然中断的快感,夹着猛烈的空虚席卷着女人燥热的身体,她十分不满,张开眼睛责备的望着荼狼。 那真是一幅美到动人心魄的图画啊。 黑漆漆的床单,雪白的身体,女人扭动着身子,胸部也随着水波般晃动,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无辜的望着你,红唇微启,喘息不断, 叫人怎麽受得了。 荼狼的下面早就硬了,这下更是涨得发痛,再也控制不了似的,只半褪了裤子,便将下面剑拔弩张的家夥掏出来,对准了湿润的小 穴。 身体接触的那瞬间,两人都不禁颤抖了一下,荼狼却硬是忍住了,停在入口处,轻轻研磨,却再不进入半分。 女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她并不明白接下来该做什麽,却直觉的想让那东西进来,进到入口,然後,进到更深的里面去。 荼狼按住不安分的女人,终於问出一个他早就想问的问题,“快说,你叫什麽名字?” 女人迷迷糊糊的望着荼狼,“我叫朵兰。” “朵兰?”荼狼飞快的想了一下这个名字,发现没什麽印象,女人似乎等不及,“快点。” 荼狼被女人催促,是常事,於是终於放弃了打探女人身份的行为,腰间一沈,将那东西送进小穴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