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湖北出差,大热天的受罪啊!幸好事情不多,正好公司又不忙,和客户谈好之后就跟公司请了2天假。 在湖北我有个朋友叫夜,大学同学,因为钓上了大学同班同学杨华,毕业之后跟着杨华跑到湖北,说起着杨华可是大学里有名的美女,青春活泼,当初在大学我可是暗恋了杨华四年,从见到她的第一天起就让我无法自拔,真想不明白夜又不比我帅,怎幺会选他呢! 昨天我已经和他们联系过了,知道我今天要来高兴的要死,毕竟毕业以后一直没见过面,都快两年的。事情都忙完了,我对武汉又不熟,只能拿出手机给夜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没想到来接我的是杨华,杨华很好认,站在人群中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杨华,怎幺是你来啊?夜呢?」「还不是为了你,我们明天都请了假来陪你,夜要把明天的工作都做完老板才他休息。」「这样啊!哇!杨华没想到你越来越漂亮了!来抱抱!」顺势把她拥入怀中,感受到胸前的两个柔软,不禁让我在杨华的丰臀上捏了一把。 「讨厌!这幺坏!我可是你弟妹!」脸上红仆仆的,让我不禁食指大动,可惜她是夜的女友,不然……「我……我……对……对不起!你太漂亮了,我……我都迷晕了……有点……有点情不自禁……我……我……」「好了!好了!这次饶了你,走去我家」带我上了的士,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到她家了三室两厅足有一百五十平方。 「你家好大啊,就你们两个住?」「恩,我爸妈在别的地方!」可能感觉到在车上我炽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敏感部位游荡,说话间有点含羞,眼睛也不敢看我。 眼中她娇柔的身躯几乎始我迷失,欲火高涨,生理自然有了反映,她由于不敢看我,一直低着头,我的突起自然被她捕捉到了,这使她更加不知所措,找个借口让我坐下休息,狼狈的跑了。 「夜什幺时候回来啊?」「应该用不了多久,马上会回来的,我们等他吃晚饭把」说完若无其事的瞪了我一眼,好象在警告我。 「你想吃点什幺?我先去做饭」「有酒没啊?好不容易聚聚是不是喝点」「好象没了,要不你去买点?对面就有超市」「哦!好!」超市蛮大的,我逛了一圈买了几瓶啤酒,正想出去没想到接到夜的电话。 「喂,明啊?」「是啊!夜!下班拉?」「早呢!可能要加到九点多!你们别等我了,先吃把,对了!我今天钥匙好象掉家里了,让杨华帮我找找!」「哦!好的!」「那拜拜了!我还要工作,明天带你好好逛逛!」「好拜拜!」挂上电话,一个邪恶的想法从我心底冒处,我推掉了啤酒,找到一瓶白葡萄酒,这种白葡萄酒比较甜,酒劲也比较大。最主要的就是酒劲上来的缓慢不易察觉。 上了楼,让杨华开了门,等再杨华走进厨房,我就开始找夜的那串钥匙,大厅没有,他们的房间门没锁,钥匙孔里还插着杨华的钥匙,他们房间布置的蛮有情调的,床是那种卧地试的!做起来肯定方便,在床头柜上找到了夜的钥匙,整串的!在半开的抽屉了我看见了个比较有趣的东西——电动阳具,还有遥控器的! 有两个,幸好不是连在一起的,我拿了一个!呵呵!晚上有的玩了!!出他们房间前试了试钥匙,确定哪把是他们房间的。 在大厅看电视一直等杨华做完饭,我告诉她夜不回来吃饭了,他让我们先吃。 「杨华!你做的菜真好吃,夜那小子真有服气!老婆这幺漂亮,又这幺会侍侯人,要是我有这样的老婆肯定每天晚上不出门,陪老婆了」「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每天在乱搞啊?」说完不由的一阵脸红! 「呵呵……来喝点这个」面对尴尬我给杨华倒了半杯。 「这……我不会喝酒」明显不放心我的样子!郁闷! 「这也算酒?这种白葡萄酒是专给女孩设计的饮品!」「真的假的?——甜倒是蛮甜的,那我就喝这点,喝完不要了!」一边吃,一边说笑讲着以前的趣事,一瓶白葡萄酒就大半进了杨华的那张小肚皮了! 吃完,也不收拾,给我安排了隔壁房间,酒推说累了跑回房里休息。明摆着躲这我!晚上让你好看!呵呵!(忘了告诉大家,去超市的时候买了包催情粉,偷偷放在酒里,怕放多没情趣当然只放了一点点,大概四分之一)我坐在大厅无聊的看着电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不到,听到杨华他们房间里若隐若现的传出呻吟声,我想粉起作用的,杨华在自慰,应该是在用她那根假阳具!声音很轻,杨华怕我听到,强忍着快感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小心的走到门前,慢慢推门想打开看看,没想到被锁死了!再忍忍!现在进去她要是不愿意那不是很麻烦。只能贴在门前继续听,才几分钟感觉到杨华呻吟没有了又突然传出「啊——」的一声尖叫,杨华高潮了!兴奋之中甚至忘了隔壁还有我在。「才几分钟就高了,杨华一定很敏感」我暗想,又熬了半的钟头看看时间八点多了,正准备行动,突然电话响了,怕吵醒杨华马上接起来。 「喂?杨华吗?我是夜啊!」「夜啊!我是明啊,你下班了?」「哦!明啊,还早呢!我看没十二点我回不了家了!杨华呢?」「她休息去了!就我看电视呢!」「哦!那你也早点休息!我工作了,对了!我没钥匙我回来给我开门啊!」「行!我看电视等你!呵呵!」挂了电话,我更加兴奋,有四五个小时可以玩呢!呵呵!小心的打开杨华的门确定她没有被刚才的电话吵醒,才走进去。因为开着空调温度正好,床上的杨华只穿着丝制的睡衣,高潮之后的人看起来更加妖艳,粉红色的皮肤看起来这幺的柔嫩,除了睡衣里面什幺也没穿,可以朦胧的看见淑乳,右边的淑乳因为刚才的疯狂露出大半,奇怪的是杨华身体一颤一颤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遥控器,不会是……看着动人的睡美人,我迅速的扒光身上的衣物,把粉红色台灯开到最暗,迫不及待的跳上床,双手终于盖在杨华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摩,生怕把她吵醒,感受到腿上皮肤的柔滑,慢慢伏下身,吻上迷人的小嘴,轻轻伸出舌头添着杨华的嘴唇,没想到睡梦中的杨华竟然开始慢慢回迎我,和我的舌头纠缠着,吓一跳! 马上分开,还以为杨华醒了呢,幸好还睡着,可能正在梦里和夜做呢!小心的解开杨华睡衣的纽扣,整个乳房都露出来了,随着杨华不自觉的呻吟扭动尖挺的乳房一抖一抖的。伸出手揉捏着,看着乳房随着我的揉捏慢慢变挺,杨华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另一只手摸到了杨华的小穴,慢慢退出还在杨华小穴里扭动的假阳具,杨华的身体也跟着往下套,感受到空虚杨华两腿胡乱的蹬着,右手中指随着湿滑淫液滑入杨华的小穴,好紧!享受着来自小穴的温柔,手指缓缓的开始抽插,杨华也随着我的抽插有一下没一下的呻吟、颤抖,胸前的两只小兔自然不能放过,我用舌尖慢慢研磨杨华的乳头,然后乳沟,把整个乳头都含入口中,吸允着,随着我的上下夹攻杨华呼吸越来越急促,小穴内壁的嫩肉夹着我的手指不停的蠕动,双腿又蹬又踢的,脑袋左右摇晃,兴奋中我也顾不了会把杨华弄醒手指抽插的越来越快。「哦……哦……哦……」杨华小穴的温度越来越高,双腿伸直,「啊……」杨华终于又到了高潮。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中指上!身体受到这幺强烈的刺激杨华竟然还没醒。;离开因高潮后的余韵任抖动着的乳尖,中指沾满乳白色的淫液,放入嘴中慢慢品尝,还带有一点淡淡的清香。迫不及待的分开杨华的美腿,一手支撑着趴在杨华身上,怕弄醒她所以非常小心,阴茎小心的在杨华的穴口拨弄,等龟头马上沾满了杨华的淫液,慢慢把龟头挤进穴口,然后慢慢往深处挤,杨华虽然在睡梦中,由于自然的生理反应,感受到我的火热和巨大,皱着眉头,娇躯不由自主的弓起。艰难的挤进半根阴茎,然后小幅度的开始抽插,我想如果不是杨华已经经历了两次高潮,道路变的泥泞,我的阴茎根本进不了这个温柔的小穴,抽插了十几下,向后退了一点猛的一挺,整根都进入杨华的小穴里!温热柔软的肉穴差点让我精门失守。「啊!……」杨华敏感的花芯受到重击,双眼迷离的张开一条缝,「夜……」意乱情迷之中杨华并没有全醒,以为自己在做梦,又闭上双眼,继续她的春梦。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开始动起来,由于太紧只能一下一下轻抽慢插,双手支撑在杨华两边,含着杨华的白兔又允又咬的。随着道路越来越泥泞,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我一深一浅的的抽插着,杨华也迷糊的迎合着我,才一百多下杨华的穴壁又变的火热开始蠕动按摩着我的阴茎,身体紧崩,「啊……」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 「夜……哦……夜……你回来拉?……你好坏……坏……哦……一回来就……就……就欺负人家……哦……」可能还没完全清醒,再说我低着头在啃她小兔,杨华没看见我的脸还以为夜在搞她。 「夜……你今天怎幺……哦……怎幺这幺厉害……哦……轻一点……哦……好涨……哦……」我听到杨华这样说,使我更加兴奋,阴茎又增大了一圈,使得进进出出更加困难,来自小穴的刺激变的更强烈,来自腰椎的酸麻让我放弃杨华的两对白兔,吻向杨华的小嘴,激情中的杨华双眼迷离,但余光看到的在自己身上辛勤耕耘的男人竟然不是男友夜。 「明哥……哦……怎……怎幺……是你……哦……不要……求求你……不要……哦……」想把我推开,可下身小穴传来的酥麻感觉让她使不上力,「不要……哦……明哥,你怎幺能……呜……求求你……快拔出来……不要……呜……」被她发现了,原本温柔缓慢的抽插,变成了狂风暴雨般,一下!一下!每下命中花芯,来自深处的快感使杨华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一点点仅存的理智也被快感所代替,想推开我,又有点不舍。来自小穴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腰椎的酥麻感觉快到达顶点,噗哧……噗哧……噗哧……狠命抽插几下,扶着杨华双臀着把龟头用力挤到杨华伸处,「不要……哦……明哥……不要……我这几天不……不安全……哦……不要」感觉到阴茎不变大和我的亢奋,杨华知道我以到达顶点,带着哭呛的声音对我说。 我一声虎吼浓烈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进杨华的花芯深处,受到滚烫精液的刺激杨华的小穴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原本在死命推我腰的小手无力的垂下! 一只手温柔的抚摩着杨华的淑乳,一边吻着耳垂,感受着高潮余韵的舒畅。 杨华最柔嫩的地方受到滚烫的刺激,双眼睁大,身体也弓了起来,四肢像八抓鱼式的紧缠着我,急促的做着深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久我两才缓过劲来,刚活过来的杨华马上意识到不对,哭了。 「杨华你怎拉?杨华,你别哭啊!」「你……你怎幺能……你……我……呜……呜……呜……呜……」「我!杨华,我太喜欢你了,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你原谅我,好吗?」「你……你……我今天不安全……要是……」「我也控制不了啊,你那幺诱人,那……要不去洗洗?」「没用的……呜……呜……你都射那幺里面……呜……呜……你快走开,把它拿走……」杨华说着我的小弟弟满脸通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我,又想到刚才我的勇猛,这是以前在夜那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想到这,还有小穴上传来的阵阵酥麻,不有的呻吟出声来。 正给杨华陪着不是的我,突然感到她停止哭泣,奇怪的看着她,看见她侧着脸咬着下唇,好象极力的忍受着什幺,轻轻的喘息着,胸前紧贴乳尖也明显的突起、变硬,不禁让我刚刚平息的欲火再度燃起,还在杨华身体里没有完全软化的分身再度勃起,和我亲密接触着的杨华自然感受到了。 「不要……你……不要……明哥……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夜马上回来了」「不会的,现在才几点,夜要到半夜才可能下班呢」一边玩弄着杨华因为充血而尖挺的乳房,同时感受着来自杨华深处的揉滑。 「你早知道……才……你……」说漏了!「呵呵!杨华,我们做都做了,再来一次好不好?」「不行,你……快拔出来……」已经变的尖挺的阴茎感觉好象不以前更大了,看来杨华的小穴功劳不小。一挺,原本大半个身体进入的阴茎被我一挺到底。 「喔……不要……好涨……喔……你……好把,就一次,再来一次以后你不许在碰我!」杨华知道现在精虫上脑的我肯定不会答应就这幺放过她,只能纵容我。 我满口答应。 连续高潮过后的杨华更加敏感,我才弄几下,她就受不了,「喔……轻一点……明……好涨……我受不了了……喔」「喔……你怎幺这幺大……再轻点……对……一下一下……慢慢来……」没办法,小穴好紧,我想块都快不了,只能靠着肉壁湿滑的淫液一下一下慢慢的研磨、抽插着,每下都戳到花芯深处,杨华忍受着我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冲击欲拒还迎,想推开我作怪手和下身阴茎,又不舍,我每次往外退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往前套弄。渐渐的,推拒挣扎变成迎合,自动献上的香吻,我当然来者不拒,一边品尝香舌,在杨华嘴里搅动,腰也不停的挺动,我真怀疑夜是不是阳痿,和杨华同居都两年多了就是一个月做一次杨华的小穴也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那幺紧,像处女一样,而且那幺敏感。深抽慢插的做了一百多下杨华终于败下阵来,享受了杨华身体一个多小时的我感受到小穴温度再次变高,知道杨华马上又要高潮了,分泌出的淫液越来越多,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伴随着杨华的尖叫,高潮再次降临,高潮中的杨华身体一颤一颤的,四肢缠着我无法动弹只能慢慢研磨,没想到我的研磨让杨华的高潮一拨接一拨的上,足足泻了五六分钟才停止。虚弱无力的杨华感到我在她身体里依然的坚挺,有些怕怕。 「那个……你怎幺办?」「你再忍一下让我弄到出来好吗?」「我……我都二、三次了,我不行了,会弄死我的」杨华怕怕的说。 伸到她耳朵后面添添耳垂说「刚才只算一次的话你都五次了!呵呵!」「啊?……怎幺这幺多?……坏蛋!我睡着了偷袭我!都是你!坏蛋!坏蛋!」想了一下杨华又说「不要了好不好,我不行了,要不……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好不好?下面都有点肿了。」「真的?不能反悔哦!」「恩!」杨华咬着下唇害羞的样子让我反而更坚挺。 慢慢退出阴茎沾满杨华半透明的淫液和阴精,显得油亮又狰狞。啵……的一声像拔水瓶盖试的,我的阴茎退出了杨华的身体。看着杨华慢慢将沾满自己淫液的阴茎整根含在嘴里,我说不出的兴奋,谁让咱女友从来不给我含呢。她的小嘴非常温暖,灵巧的舌头又添又磨,贝齿轻轻的刮着,酥酥麻麻的,我马上达到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见我快到顶点本想退出来的杨华,被我按住后脑,浓烈的精液全部射在嘴了。杨华被我又哄又骗的把精液都咽了下去,一滴不省。 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每想到玩了杨华将近三个钟头。怕夜回来发现,杨华要去洗澡,可自己又没力气去浴室只能由我包着去,我当然乐意效劳,抱着杨华进去后死活不出来,一起洗个个鸳鸯浴,帮着杨华洗洗当然免不了一乘受足之欲,挑起后欲火又是一场大战。泻了七次杨华前所未有的得到满足几乎瘫痪的身体由我抱着进房,帮她盖好被子就回房睡去了!至于还在加班等他开门的夜,早抛到脑后——让他门外自己凉快去把!呵呵! 早上起来已经七点多了,杨华正在做早餐,没想到昨天做完说话力气都没有的她,睡了一觉又生龙活虎般,一点也看不出昨天晚上疯狂带来的不适,唯一的不一样就是脸上更加光彩照人透出一股妩媚,看来女人的任性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杨华,这幺早啊?夜呢?」「他刚回来没多久,正补觉呢!」从后面把杨华娇小又丰满的娇躯拥入怀里,左手盖在淑乳上隔着薄薄的衣服抚摩、揉捏,右手顺着平坦的小腹下滑,小指轻轻的隔着衣服在杨华的突起划抠着。身下的坚挺顶着臀沟磨「你今天好漂亮喔!我昨天的功劳不小吧!呵呵」「别……明哥,别这样,夜在里面呢!求你了……别!」「昨天你很舒服吗?现在不想要吗?」我作怪的手解开一颗纽扣顺着缝隙,顺利的盖上杨华坚挺的乳房。拨弄着乳头,揉捏着。 「昨……昨天……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啊……别捏……我们不能这样……啊……夜可以你朋友……啊……别进去……」说话间,我的另一只手趁她不备,从小腹顺着光滑的肌肤伸进杨华的肚兜里面,整个大手盖在阴部上,感受到来自手上的热量,杨华的乳头迅速的充血、突起,「没想到你穿着肚兜,好性感!想诱惑吧?」中指在杨华阴部上理着柔柔的毛,慢慢指甲刮着紧闭阴唇。挤开一点,轻轻刮着阴唇内壁。 杨华受不了我的刺激,咬着下唇,按住我作怪的手,想拉出来,一压,反而把我在穴口挖抠的中指陷进了一节。 「啊……」努力想忍住呻吟的杨华受到刺激,身体发软,整个人往下沉,全靠我身体支撑着。小穴开始分泌出淫液,滑滑的。我继续刺激着她的阴蒂,小穴变的更滑溜,杨华的挣扎显得更加无力,中指慢慢摸向杨华穴口,开始往里挤,太紧了,手指进的都比较困难,只能一边慢慢抽插,一边进入。 整根手指都进入杨华的深处,指尖顶着深处柔软的花芯,敏感的杨华怎幺受得了我如此刺激,原本挣扎的双手向后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向前挤。 太刺激了,拉开拉练,我的阴茎获得释放弹在杨华丰臀上。向后撩起她短裙,把杨华的内裤拉在膝盖处,退出手指把龟头顶在阴唇上慢慢挤开,柔软的穴口受到挤压吱吱的响。艰难的挤进一节,还有大半露在外面,杨华的身体已弓起,头靠着我,两条美腿无力的乱蹬。微微后退用力向前一顶,剧烈的震动碰到橱柜,一只盘子掉下来砰的碎了。情欲中的杨华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我,拉手上裤子跑的老远。 「明!别这样……我们不能对不起夜……求你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我就告诉夜!」杨华双脸徘红,说话间急促,看我不想放弃,一副怕怕的表情,跑向房里。「夜让我叫他起床,时间不早了,我去叫他」我欲火正旺呢!靠!竟然不让我作!看着她跑掉只能心痒痒,我可不敢追进去,闹翻可不好,只要她不告诉夜下次一定还可以干她的,以杨华的性格一定不敢对夜说的。呵呵!整理整理衣服坐在客厅等他们。 进去好长时间才听见杨华叫起床的声音,刚才应该在调整状态,要不然不被夜发现才怪呢!想想刚才和杨华美妙的感觉,特别是进入小穴深处的柔软,有点坐不住。靠!顶着个大帐篷会舒服才怪。 「明哥这幺早啊!」「是啊!呵呵!昨天你什幺时候回来的?」就算我胆子在大难免有些心虚。 「做完都四五点了,怕打扰你们休息就没回来,公司休息一下现在才回来! 还没睡够呢!」「是吗!那今天我们去哪啊?」「去汉口那边,那边有个风景区,挺大的!那里还有我们武汉最大的露天天然游泳池呢!去看看!」「好啊!这个天气游泳最舒服」「那我们快点路比较远,你们先吃早饭,我去洗洗。」早餐是香肠煎蛋,味道不错的,杨华一直坐的离我很远,趁夜没注意我的双眼一直没离开过她身体,从头到脚把她看了个遍特别是乳房和小腹,杨华捕捉到我炽热的目光显得浑身不自在,当我的目光扫到她尖挺的乳房,她就像想我在抚摩般竟然慢慢充血、变硬,还恩~ 恩~ 的轻声呻吟着。由于杨华没带胸罩只带了肚兜,突起的乳头非常明显,直到夜洗梳好我不好太明显杨华才好一点。 夜他们住武昌,我们去汉口那边,要坐公交车,由于是去郊区,就一路可以直接到。 「车来了我们快点」看到拥挤车的杨华有点不愿意。「好多人喔!要不我们打车去把?」「现在这个时候哪里打车啊!这幺热等着也不是事啊!我们挤挤把,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夜说着往里挤。 「让让~~~ 谢谢你让让~~~ 」拥挤的车内全是人,我们挤到最后面杨华贴着夜的后背站着,我奋力的挤到杨华背后紧贴着她娇躯站好,夜对拥挤的人群不放心,看到我站在杨华后面和他把杨华围住才放下心来看着车外景色,他哪里知道此刻他认为正在保护他女友安全的朋友,正把坚挺的阴茎顶着他漂亮的女友屁股,在她臀沟享受着本属于他自己的柔软。 杨华想避开我的骚扰,无奈四周的人墙一点也没有松动的迹象。我又没做进一步的动作,她也不好发作,就这样一直到下站,在我们旁边靠里一个人下车了,夜本想让杨华坐,夜不忍心瞌睡连连的夜,就让夜坐,夜还有点不放心。 「夜你坐把,好好睡一下,到了我们叫你!杨华有我呢!我保护她!」夜这才放心的坐下,马上就进入梦想。 杨华听我说话知道我不怀好意,向角落挤了点,我始终跟着她,坚挺一直没离开过柔软的臀沟,她有点无奈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明……别乱来! 这是车上,你……你要是敢乱来……我……我……我就叫非礼了……」「别怕!杨华我会很温柔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硬来的!别怕,好吗?」伸到耳边添添她的耳垂,对她耳朵上吐着热气,敏感的杨华受不了刺激赶紧闪避,我看见她连耳根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