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芬和她的老公家荣都是我第一年上班时候的同事, 那是我刚刚在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一个说不清楚作用是什么的行政单位, 每天除了喝茶就是聊天然后抄抄别人的论文署上自己的名字拿出去发表。 他们夫妻却都有些文化底蕴,绝少有抄袭之类的出现, 我经常像他们请教一些问题所以跟他们夫妻都很熟, 只是我一直搞不清楚究竟家容和家芬是怎样一种关系。 他们两个人都是学者型那种人,既不苟言笑, 也绝少打屁聊天。 不像我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叫我们‘打屁学者『到是一点不过分。 那段时候家荣被单位外派到欧洲游学一年, 本来我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有一天,快到半夜的时候, 我还在电脑上看网页忽然接到家芬姐的电话, 说自己再酒吧喝多了酒不能回家让我去酒吧接她, 我当时毫不犹豫直接就打车直奔了酒吧。 到了地方给她打电话才发现她早就出来了,一直在外面的车上休息等我。 家芬姐确实喝多了,一脸的媚态的跟我说话, 衣服也是酥胸半露脸蛋上水润的能滴水。 大半夜的把我喊出来,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天哪家芬不会是把我当作牛郎了吧!『转念又一想, ’牛郎就牛郎吧先把眼前这发情的母牛搞定了再说别的也不迟。 『我们更加热烈地吻在一起,两具莫名其妙的肉体紧紧地搂在一起, 渴望的唇片和舌头交缠在一起。 我捧起家芬兴奋的脸颊,用力地在她肉感的红唇上舔着, 粘稠的口水把她施过淡妆的脸搞得一塌煳涂。 我惊讶地感到这种粗俗的做法竟然把家芬这样一个淑女变得越来越淫荡。 她丰满的身子懒洋洋地瘫软在座位上面, 眼光迷离地看着我圆润的红唇性感地呶成一个‘O『形娇喘着, 把一股股香香的气吹到我脸上。 我拉起家芬黑色的纱裙。 天呐,除去一层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裤袜掩盖着她神秘的花园, 家芬竟什么都没穿!诱人的隆起下丝裤袜已经湿了, 在潮湿的半透明圆形里几根黝黝的毛顽皮地冒出来。 ‘家芬!『我一时噎住了说不出话来,伸手按在她神秘的肉丘上面, 脑子里在想: 是她在引诱我。 家芬现在已经完全混乱了,看样子是无法抗拒我的‘侵犯『。 (不,哪里是我的’侵犯『,完全就是她渴望被我‘侵犯『!)她也不和我讲话, 眼睛迷离地看着我两条丰满的大腿紧裹在那层黑尼龙丝袜里面, 兴奋地抖动着用力分成V字形,迎住我的抚摸。 ‘哦─『家芬的嘴里胡乱地发出一阵声音, 不知是叹息还是兴奋。 管她呐,反正我自己是兴奋得不得了。 我的手指隔着薄丝裤袜,摩擦搓揉着她的肉穴, 潮湿的水渍越来越大几乎整件裤袜都湿透了, 可以看见美丽的花唇紧贴着一层薄薄的黑丝网 淫荡的形状完全展露在我眼前。 我不由得暗暗用力……家芬开始摇晃着纤细的腰身, 大声娇喘肥白的腿肉勐然夹住我的手掌。 我猜想那电击般的刺激从她的肉核扩散到了全身, 使她慢慢遗忘了羞耻感尽情地沉浸在疯狂的肉欲里, 什么都分不清了。 家芬的大腿终于放开了我的手掌。 她开始用一种满足但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搞得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她缓缓地伸出白嫩的手,按在我的牛仔裤上, 隔着厚厚的布上下摩擦着我那块明显突起的硬肉。 我觉得很舒服,可是在牛仔裤里还是涨得难受。 家芬只是诡秘地笑着,也不和我讲话。 纤细的手指摸索到我的皮带和拉链,解开来, 把我的牛仔裤和内裤一下子脱了下去。 我尴尬地冲她笑笑,那蓄势待发的肉棒就在她面前无辜地跳动着。 也许是因为我经常运动,那紫红色的棒身想像不到的粗大。 ‘家芬,你要─『我惊讶地看着她嫩嫩的手掌紧握住肉棒, 轻柔地抚摩着一阵阵快感开始涌入我的脑袋。 我觉得我的唿吸也渐渐加重了。 ‘我要─『家芬诡诡地一笑,弯下腰肢, 张口吻在我的肉棒上一点一点地含进嘴里。 ’呜,呜,『她的喉管发出模煳不清的声音。 可以感受到她温暖的口腔里充满了粘液,把我的肉棒柔柔地浸泡着, 使它愈加膨胀起来。 我陶醉在家芬狂热的爱抚中。 我真是搞不懂家容怎么会放开这样一个天生尤物, 去找别的女人。 家芬的眼里闪着肉欲的光,宝蓝色的绸罩衫散开来, 两团丰满的乳肉在黑蕾丝胸衣里滚动着丰肥的屁股合着腰肢淫秽地前后摇动, 使我的肉棒感受到一阵阵强烈的摩擦嘴唇的湿滑快感。 我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柔软洁白的乳沟,淫靡的乳肉在指尖跃动。 我不由地轻挑开家芬的黑丝胸罩,浑圆的奶子迫不及待地从胸口弹了出来, 饱满的乳球耸立着两颗粉红色的奶头微微抖动, 散发出腻人的乳香。 ‘好美丽啊!『我埋藏在心底的欲望爆发开来, 一发不可收拾。 我伸出一只手紧抓住家芬的酥乳,感受它滑腻温柔的律动。 手掌心传来的肉浪感觉与肉棒的兴奋连成一体, 一种巨大的快感震撼着我的身体。 家芬诱惑的红唇还在轻轻柔柔地包裹着我的肉棒, 娇小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黏膜时不时地挑逗着敏感的肉冠。 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环到我的背后,温柔地抚摸我的臀部, 甚至还要用手指爱抚我的菊门。 我已经完全疯狂了,一把捉住家芬充满光泽的秀发, 膨胀的肉棒勐烈地插进红唇间双手用力搓揉她的玉乳。 我看不到她的脸,似乎隐隐听到兴奋的哭泣声从下面传来。 ‘啊,啊啊,啊─『疯狂的口交使家芬的头发乱成一团。 她涂满红豆蔻油的手指柔柔地掐住肉棒根部, 让我感到一阵阵难以遏制的兴奋。 在我的印象里面,即便是有过多年经验的援交美美, 也没有给我带来过如此巨大的兴奋!‘家芬 忍不住了『我最后一点理智逼着我向家芬发出了信号, ’要出来啦!『她没有停下。 我也没有。 带着腥香的滚烫的粘液大量喷洒出来,彩虹般溅射在家芬脸上, 红唇脸颊黑发上全都布满了白色粘稠的汁液。 家芬微笑着抬起头来,肉冠上最后的几滴粘液还残留在她诱人的唇片上……‘家芬, 我帮你─『我从兴奋里逐渐醒过来手忙脚乱地在车上找着纸巾, 想给家芬整理一下。 ‘好了啦!『家芬不耐烦地摸出一块手帕, 把脸上擦干净’回去吧!『她发动了车子。 我看着她,回味起刚才那疯狂的一幕,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但又不知道怪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