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暗恋”这个字汇,因为女孩子的愿望不就是希望这种“暗恋”能够和自己的幸福相连结在一起吗广告上那个“幸福的女孩”是多麽的美丽啊!然而现实中的自己可以说是那麽的悲惨可怜。 年轻的我如果这麽认为的话,会被人认为是「完全没有梦想的女人」, 但是那种憧憬及梦想我在十年前就完全的丧失了。 -我的母亲和我被那种非常不祥的命运所操纵。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北海道的冬天,因为每个人都喜欢下雪, 雪祭那一片银白的世界。 但是,寒冷却锁住了人们的心,我之所以不能放得开, 可能是因为出生在北海道的缘故吧我家是在S市郊外 和母亲三人相依为命父亲在我读幼稚园的时候, 因为车祸而去逝之后就由母亲独自养育我,由于拥有广大的土地, 母亲在附近的大学旁边盖了一栋公寓并且租给这些大学生, 父亲死后我们就靠这些房租过活。 -从我懂事之后,由于从小没有父亲,心灵觉得很寂寞, 所以个性上较为孤僻学校老师的评语总是「老是躲在家里」、「神经质」、「不能交朋友」等字句虽然母亲常常告诉我要好好和男孩子相处, 但是我却是无法接受而变成了发育较一般女孩晚。 -只有一个哥哥我愿意和他在一起,那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春天, 公寓住进来一批新的大学生其中一位叫做柳田, 人长的瘦高非常像母亲,干净的脸孔,是那种在东京出生有钱人家的少爷。 -柳田哥哥常常教我作功课,他不像学校的老师那样老是一边骂我, 一边要我听话他很亲切的握着我的手,然后教导我, 使我觉得很快乐。 -「会吗?叶妹妹说……」这就是柳田哥哥的口头, 连最头痛的数学计算只要一听到他这麽温柔的话之后, 我马上就不会讨厌数学计算。 -或许是我极为渴望得到父爱吧!我常常和柳田哥哥一起嬉戏。 -事实上,母亲在和某个男人分开之后,马上就搬到S市来, 因此才会和发生交通事故自己的父亲结婚那名和母亲分开的男人, 就是柳田哥哥的父亲。 -因此,柳田哥哥和我可说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会兴建那栋公寓,多多少少有得到梆田哥哥父亲的赞助, 母亲知道柳田哥哥是自己的儿子才要他来这儿住。 -只有我和柳田哥哥不知道这个秘密。 -自己的父毋亲作出不道德的报应,感觉上是会降临到我们兄妹身上, 所以当事后从毋亲那儿听到整个事情的经过时 我可是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但是,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母亲的前科,只是一心一意的喜欢温柔的柳田哥哥。 -这也是之后从母亲那儿听到的话,这个时候, 才想起我们过去会有过可怕的兄妹近亲相奸的回忆。 -当然,对于毋亲和柳田哥哥有着令人作呕, 猥亵的关系等事情我的心里是非常的不舒服。 -母亲年轻的时候,在新宿的某家俱乐部当服务生时, 和柳田哥哥父亲相爱结果生下柳田哥哥。 -对方是有家世的男人,毋亲只是身份低微的服务生。 二人如果用古时候的字语来形容,就最瞒着别人, 偷偷的幽会。 但是,结果还是难逃被迫分开的命运。 -即使是这样,母亲和柳田哥哥的父亲也是过了七年甜蜜的生活。 -我常常将柳田哥哥当马骑,在房内乱跳乱闹, 偶而也像小孩似的骑在他的肩膀上面。 -「叶妹妹真是个小孩,如此的快乐吗?」我很老实的告诉他我并不快乐的事, 令他觉得很难过。 -但是,对于柳田哥哥我是什麽都会老实对他说。 -老实说,我就是喜欢他。 -班上那些早熟的女孩子都在说她们「喜欢某个男生」「想和某个男生亲吻」, 但是我觉得很骄傲说因为我心里很清楚知道「我喜欢大学生的柳田哥哥。 」那个时候的我是暗恋着柳田哥哥,他不但人长得英俊, 头脑又好要是我要嫁人的话,一定要嫁给柳田哥哥…因此, 当柳田哥哥在大一的暑假要回东京去时我是真的抽抽答答的哭泣起来。 -好像他从此就不会回来似的,和失去父亲当时的情形一般的悲伤。 -「叶妹妹不要为难柳田哥哥,因为他马上就会回来的。 」母亲责骂我。 -「到了九月我就会马上回来,叶妹妹要我替你买什麽礼物呢?」我回答不出来, 我什麽都不要。 -「就买熊猫的布娃娃给你好了,」「……」我只是不断的哭闹, 心中只是喊着「不要走嘛不要走嘛!」八月结束时……柳田哥哥回来了, 他的男朋友和女朋友二人也跟他一起回来说是他高中时代的好朋友, 好像是大家第一次计画要去北海道旅行。 -我看到女孩时「哈」的一声。 -因为我马上就想到可能是柳田哥哥的女朋友, 很后悔没有看清楚那女孩的面孔。 -「叶妹妹,这位是xx先生,这位是xx小姐。 对了这位叶妹妹是房东的千金小姐,现在是小学六年级, 我说在札幌的女朋友指的就是这位叶妹妹。 」柳田哥哥和他的朋友大家都笑了起来,母亲也一起大声的笑了起来。 -但是我却紧闭住嘴巴之份的表露出自己的感情, 或许当时应该突然说出「讨厌啦!」的话。 -但是,也害怕被母亲责骂,心想反正女孩子迟早会回到东京, 所以一直保持沈默。 -柳田哥哥的朋友回去那天的黄昏,由于还有很多暑假作业没做, 于是我便去柳田哥哥的房间找他。 -柳田哥哥正躺在满是棉被且很肮脏的房内睡觉。 -啤酒瓶,以及喝完的威士忌杯子堆满了屋内, 第一次我了解男人房间那种独特的味道。 -「啊啊,叶妹妹…真对不起,请等一下, 我将房内清理一下……」柳田哥哥以蹒跚的步伐开始整理棉被 一定是还留有一些酒当他要将酒放入壁橱时, 摔了一跤整个人失去平衡,倒在我的面前。 -我和柳田哥哥在垫背下面如同是三明治般的被夹住。 我对这突然而来的情形,最初还很惊讶,一下子, 我也觉得很奇怪而哈哈大笑起来。 -垫背压的令我稍有些不舒服,这时,在一片漆黑当中, 柳田哥哥亲吻了我的额头。 -「叶妹妹。 叶妹妹好可爱啊: ……」柳田哥哥身上还留有一点酒味, 于是便将身体移开。 然后一直盯着我的脸看,那充满光辉异样的眼神至今仍然令我无法忘记。 -我被那不知不觉紧抱住我的柳田哥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你喜欢我吗?」我没有回答「嗯」,只是马上点头, 因为我的确是喜欢他。 -柳田哥哥亲吻了我的嘴唇,我很清楚那是极为的热情。 -于是,他将手伸入我的裙子里面,我觉得很奇怪(我知道亲吻, 但是为什麽要有这种动作呢。 )要是女孩经过初潮的话,大概就能想像是怎麽一回事, 但是当时并不了解道种事情的我,完全不晓得柳田哥哥在干什麽。 -柳田哥哥将手伸入我的内裤里面,用手指来回的抚弄, 然后又将我衬衫的钮扣解开乳房也露了出来。 -「柳田哥哥,为什麽要做这种动作呢?」我将棉被推上去, 然后问他。 -「男人和女人如果相爱的话,就会这麽做。 」柳田哥哥一边用手搔着头,拼命的为自己的举动做解释, 我则是完完全全的搞不清楚男人要是喜欢的话, 就会对女人做出这种举动……但是自从发生这件事之后, 我对于柳田哥哥的暗恋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功课也愈来愈进步, 周围的每个人都非常的疼爱我。 -但是……我那幼小纯洁的心灵就在那年的秋天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情景之后, 整个破碎。 -在为十月的运动会做赛前练习时,我突然觉得身体不适, 于是老师要我早一点回家休息所以我在上午就回家。 -可是,玄关的门是锁着,要是母亲出去买东西的话。 会将钥匙藏在入口附近的某处,可是我发现钥匙没有在里面。 -我想要到柳田哥哥那儿去玩耍,可是身体不舒服想要躺下来, 所以就跷过里面通用的口进入到屋内。 -马上就要到达我的房间,就在这个时候, 最初以为是母亲在叫我的确是有听到母亲的声音, 而且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啊啊」还有「呜,呜」的声音,而且确定是从客厅传出来的声音。 -我稍为有点害怕,但是,由于好奇心的趋使, 于是便偷看客厅内从半打开的门缝所看到的是趴在柳田哥哥的上面, 正在上下摇动身体母亲的姿态二人身上都没有穿隐。 -母亲散乱着头发,母亲的脸一下子向前倒, 一下子往后翻。 -「好舒服啊,再用力些。 」很痛苦的对柳田哥哥说道。 -柳田哥哥则是「啊啊,已经,巳经」返复的说着, 从下面拖住母亲乳房的抓住。 -我发觉自己的膝盖在发抖,脑中想起柳田哥哥曾经对我说过的话「男人和女人如果相爱的话, 就会这麽做。 」但是……那麽,眼前的举动,裸露着身体的柳田哥哥及母亲二人是相爱吗我变得害怕起来。 -所暗恋的男人实际上最爱着自己的毋亲虽然是小孩子, 当时的情景以及心灵的震惊,是永远无法忘记的。 当时,我便将肩背书包放在入口处,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 于是,一个人缩在床上抱着布娃娃睡觉了。 -看到放在入口处的肩背包。 柳田哥哥好像马上就了解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柳田哥哥的房间, 即使是在上碰到也只是摸摸我的头发,一副大学生和小学生打招唿的样子。 -母亲可以说还是需要男人的身体吧!所以暂时需要柳田哥哥的爱, 不或许母亲为了安慰成熟的肉体,才会和柳田哥哥有了那种猥亵的爱也说不定。 -当我半夜想要上厕所而经过母亲的房门前时, 常常听到母亲那喘不过气来的呻吟声。 -我知道至少到我中学二年级为止。 -他们二人继续保有那种性交关系。 -初潮之后,我了解很多有关性方面的知识, 由于兴趣的缘故曾经偷看他们二人作爱。 -时常回想起母亲的口中充满了柳田哥哥勃起的阴茎, 在萤幕光灯下柳田哥哥将脸埋在母亲的大腿之间。 -而且,偷看着他们二人作爱的我,也在不知不觉当中变得兴奋不巳, 同时养成一边看着二人作爱的体位一边用自己的手指做自慰的习惯。 -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好的习惯,但是尤其是母亲将柳田哥哥的裤子钮扣解开, 放出那脉膊正在跳动的大肉棒时就会显得非常高兴的深深叹一口气。 -「哎呀,好大啊……」一边说着。 -一边用一只手要柳田哥哥的脸向后摆,然后, 插入自己的肛门母亲那极为疯狂的样子。 -柳田哥哥奇怪的肉棒被母亲的手所摩擦, 变得愈来愈雄伟于是柳田哥哥将手指插入母亲湿润的部位, 然后开始来回搅和。 -这期间,母亲一看时候到了,便将柳田哥哥的身体往后拉, 要他平躺着从脚底下将他的裤子及内裤脱下来。 -母亲手中握住巳经是坚挺粗大柳田哥哥的肉棒, 于是慢慢的来回摩擦巳经是充血且湿润有光泽的二片肉唇。 -柳田哥哥早就按耐不住的想要马上插入, 但是母亲在要插入膛中之际,又将它拨出来。 在裂缝上有着粉红色光泽的小豆大的肉茎上摩擦起来。 -然后,再将肉捧往下滑,这时候的母亲很舒服的深深叹着气那个时候, 看到柳田哥哥一副迫不急待的样子全身僵硬, 紧张起来于是,从被摩擦的肉棒顶端喷出了白色酸乳酪状的液体。 -从那圆形阴茎的顶端喷出精液的样子,我是第一次看到。 -「哎呀,已经射精了……」母亲说道,柳田哥哥的肉棒巳经是变得软棉棉了。 -「太快了,真的是不行。 」虽然是这麽说,但是母亲似乎是不死心,自己也觉得很舒服吧, 不断的摆动腰部终于是放弃了,于是,将柳田哥哥的肉棒擦干净, 两手如同是揉开似的开始慢慢的摩擦。 -刚开始会觉得全身酥痒,但是,终于感觉全身很舒服。 -柳田哥哥那根软棉棉的肉棒,马上又很有精神的抬起头来。 而且,获得力量的母亲便将嘴唇贴在肉棒的顶喘, 用舌头摩擦整根肉棒时它马上又整个膨胀起来。 -「这回要这麽做,不能先射精。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将屁股面向柳田哥哥, 一副爬行的样子那个姿态就像是一条狗,令人觉得厌恶的姿式。 -但是,柳田哥哥看到母亲的动作便起身绕到后面, 一边用一只手握住膨胀的肉棒一只手则抚摸母亲皙白的双丘, 然后将自己的阴茎准备要插入母亲屁股的裂缝处。 -不过,好像是第一次插入这个部位,并不知道母亲裂缝的位置, 结果是插错了部位。 -「你在干什麽,不是那儿啦!……」说完。 母亲将手伸到后面,当她抓住柳田哥哥的肉棒时, 猥亵的粘液是那麽多且湿润当肉棒导入膣中时, 母亲的表情显得那麽舒服。 -柳田哥哥身体向后仰,用两手抱住母亲两边的屁股, 随着腰部摆动插入抽出肉棒,母亲裂缝的肉片被肉棒缠住而往上卷。 -多麽猥亵,厌恶的情景啊母亲眯着眼睛, 全身微微的抖动配合着屁股来回摆动,偶而也会往上翘, 一下摩擦阴蒂的上方相反的在下面的阴茎也就愈感到舒服, 柳田哥哥是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 -「这样的话,我又要射精了……」说着, 并抱紧母亲的背部。 「不行啦,安静并且慢慢的来。 」母亲一边说着,并将抱紧她柳田哥哥的一只手引导到乳房处, 另外一只手则要他摩擦阴蒂。 -「但是,我真的是不行啦!」「哎呀,再抚摸一下嘛!」母亲一边用力的摆动屁股, 一边整张的脸都抽筋起来。 -「啊,啊啊,已经到高潮了,太棒了。 」说完,全身僵硬起来,同时。 柳田哥哥也一定是将白色的液体射入母亲的体内了。 -于是,二人就静静的躺在那儿。 不久,当母亲深深的叹口气时,手拿起在旁边的卫生纸, 将屁股抬起然后,将已经萎缩柳田哥哥的肉棒抽出, 并且用卫生纸舐擦干净它。 -看到这时候二人的样子,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起了大混乱, 况且母亲也知道柳田哥哥是自己亲生的儿子, 然而却和他有着肉体关系。 -还有,柳田哥哥和我已经互相许下终身三个人互相有通奸的关系, 世上会有这种因果的亲子关系吗我到现在为止还不断的怨恨自己为什麽会有那麽不幸的命运。 -如果只有我和柳田哥哥的话,我还认为自己有救, 但是看到母亲和柳田哥哥猥亵的姿态,我当时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 -如同是畜生的举动,这恐怕是永远无法从我的脑中消除的。 -我的个性始终是没有改变,进入东京女子大学后的第一年, 我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生活上没有多大改变。 班上的女孩子们都很公开,并且很高兴的谈论她们的男朋友, 以及有关性方面的事唯独我则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不,愈是看到这些同学的举止,就愈让我想到小时候那种没有人情, 猥亵“暗恋毁灭”的回忆。 -当然,我也有喜欢的男孩子,并且对我有好感的男孩, 即使是开玩笑吧!对我来说具有父亲魅力的男人, 除了那个人之外没有别人了。 -因此,到现在为止我还抱怨着母亲,虽然在到了二十岁, 我终于非常清楚但是,我认为或许是母亲去引诱柳田哥哥也说不定。 -抢走我所“暗恋”的人,甚至于使我的性格变的昏暗的母亲。 -我今后到底要如何去原谅她呢每天早上, 我搭乘拥挤的电车到学校去上课周围的上班族一副睡脸无聊的看着报纸, 或是周刊杂志。 -柳田哥哥也应该在这些人群当中才对,现在他是快三十岁的人了, 或许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小孩。 -仔细想想的话,母亲和自己的儿子有着肉体关系, 而且可以说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如果做妹妹的我可以很高兴的喊他。 -「哥哥……」同时,我们俩人可以有美丽的性爱关系, 那是多麽棒的一件事啊。 -尤其是看到母亲和柳田哥哥猥亵的性交时, 的确在我体内所留有母亲淫荡的血液。 也开始沸腾起来。 况且,柳田哥哥是母亲的亲生儿子这世界上有这种事吗有句话说「事实是比小说要来得精彩」, 我们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子。 -总之,在我的血液中有着令人咒骂,畜生一般丑陋的毒素可是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