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洪凯,男,出生于地下107 区今天是我1X岁的生日。 --我的爸爸在今天送给我一本日记, 其名字为【TCX152号观察记录】。 --其实我个人不太懂这日记名字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但我爸爸没有多说作为礼貌我也不进行过多的疑问。 --同时在我也发现了在爸爸旁边站着一个看似纤细的一个男孩, 他看到我的疑惑对我淡淡微笑了一下。 --【你好,我姓邹,以后就叫我小邹好了。 】说完,他与我握了下手,并退后几步将说话权给我的爸爸。 --【洪凯,这位小邹是其他区域的人, 以后将常常伴你身边在生活习惯上可能有些与我们不同, 我们要理解他。 他是以观察你生理心里状况为目的对你进行不定时记录来的。 同时,这本笔记本是为了他研究方便,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交到你手里, 我相信你能够将每天的感悟都写在日记里吧。 】【是的,我一直都遵循着说道就要努力做的原则, 认认真真完成这个任务你就放心吧父亲。 】看着父亲的微笑,我将记日记作为我心中的重中之重放在心里, 我必将每天的所看所感都将日记写入书中来体现我的思想觉悟。 --顺便说一下,在晚上只剩下我和小邹两人时, 他问了我一个问题【洪凯你觉得最有魅力,最喜欢的异性是谁啊?】【是住在我楼下的林姐姐, 她的美丽才华,人格魅力让我十分欣赏】我如实回答道。 --小邹听到后,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那你觉得你所认为最不道德的事情是什么呢?】【嗯???】我想了大约有近一分钟才勉强想到【大概是用橡皮擦的时候, 沫没有注意以至于掉到地上吧。 】听了我的话,小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睡觉前和我说晚安, 然后进入了我们给他准备的客房睡去了吧。 --附件: 本次文件名--Tcx152观察记录--观察目标: 随机一位1x周岁儿童观察目的: 对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人对于道德善恶压力判断进行分析。 --详细执行方式: 对人物李洪凯的道德进行一次次的颠覆, 同时对他的道德指标不进行降低以此对价值观程度尚低的人群其道德价值本身概念是否扭曲进行评测, 以达到对其他人物童年思想教育的方向进行规划。 --错误: 虽大体计划未变,但因观察人无法控制, 或许会出现不可控因素因此会对实验区域进行伤害。 但因计划无法更改,只能让计划本身进行终止操作并对其???对其???--其???--观察者信任程度为100%, 任务继续错误报告不可删除但以无终止目的。 --附件2 : 地点介绍--地下107区--区域人口特征: 17322 人, 男女比例0.89: 1 人口教育程度: 极佳, 从无犯罪记录;道德评分95分(虽然拥有极度的道德 但同时对于法律条例合约等也会进行遵循这是其非满分的原因。 )区域特征: 所有人口在出生就反复进行道德价值暗示, 区域人物道德判断极高甚至达到藐视人格的道德价值, 其本身实验是成功的。 --同时,区域人物的满足度因为道德价值高因此极易满足, 其思想斗争感稀缺在控制方面很好把握。 --2235年6月12日--昨天父母房间里总是有一种窸窸窣窣的声音, 以至于我昨天不是睡的很好。 --在今天早上打着哈欠的我准备吃早饭, 却见我妈妈正在用嘴来传递食物给小邹。 --虽然我个人不是很能理解这样的行为是什么, 不过以我爸爸的解释对于这种略带出格的待客之道虽不很雅但因小邹的生活习惯问题因此还是可以理解的。 --在我出门准备上学的时候,发现了也欲出门的楼下林姐姐。 --我和她互相慰问一番,便准备挥手告别, 而旁边的小邹却似看见了什么特殊的事物看着她。 --【哇,她头发又黑又长,胸又大, 而且身体还很高挑难怪你最爱慕的是她,是我也想直接推倒干她一炮。 】听到小邹的话,我内心有些不悦。 不过发现我不悦后马上调整了心态,毕竟这样的负面心灵不太符合我区域的道德价值。 --林姐姐听到后并没有展现出不快,而只是微微很有礼貌的笑了笑, 便准备离开。 --而当她离开之时,小邹立刻从她背后抱紧, 并用自己的下体不断的往林姐姐的臀部摩擦。 --【那个,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哈哈, 我想干你行不行!】林姐姐一听,以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看着小邹婉拒道【实在抱歉, 虽然拒绝并不好但是因为我今天事先在其他地方也有约定, 这样一比较实在无法现在答应你的要求。 】--听了林姐姐的话,小邹似乎表现的有些不悦。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如果是我, 当两个事情有矛盾时通常也确实会选择先答应的那个。 --【唉,罢了罢了,我个人比较讨厌暴力, 那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嗯???--大概明天中午才能回来。 】【艹!】小邹听到这答案略有不爽【哼,那你明天一回来就去洪凯那里见我。 哦对了,最好穿上连裤袜,这样你修长的美腿才能展现无遗嘛。 】【嗯,好的,我答应你,明天一定会去洪凯那里见你的。 】说完,林姐姐就带着些许歉意与我们道别而去。 --在林姐姐走后,小邹向我询问我关于先后的事情。 --我认为,对于完全不合理的请求我们也会先进行婉拒, 同时对于集体的观念大于个人也是我们的道德标准之一。 --当得到我答复后,他追问道【那么如何才能以我的命令作为第一要求呢?】--【那如果达到法律级别的, 我们都会选择牺牲小我回报大我的精神。 】听到以后小邹默默的沉思了一会,便转身回了我的家。 --当我追问起他不用上学问题时,他说道【我就不用啦,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干干你妈才是王道,你自己去上吧, 学校那边晚些日子我再去玩。 】虽然我不太懂【干】这字是什么具体含义, 但我还是了解到了原来昨天晚上是小邹在和我妈妈讨论问题才导致那边如此吵闹 不过来者是客嘛爸爸妈妈也没有反对我当然也不能说什么。 --顺便说一句,今天晚上的新闻里突然播出了小邹的照片和名字并发出新政策。 --即,小邹有权征收任何人与物作为其个人物件, 这也是拥有区域政策权力的。 --看到这条新闻,我默默的看了看小邹, 而他只是投来淡淡的微笑摸了摸我妈妈的屁股后吹着口哨回家睡觉去了。 --附件: 政策部文案2235年6 月12日15时, 有一位居民要求增加区域条款。 --因本区域与其道德标准确有不同,同时我们政策确实规定居民可以任何时候添加删除政策法案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但自本区域创建, 所有居民都对政府有绝对的信任感因此从未有过添删), 因此同意小邹的诉求并与全地区通知。 --2235年6月13日--今天学校放假, 因此我可以多睡一个小时。 --而当我去吃早饭时,看到我妈妈竟然裸体着处理早饭, 这使我有些不理解。 --不过我后来了解到,这是小邹要求我妈妈做的, 作为客人我确实需要理解他的行为。 --同时我也确认,这只是请求级别的交互, 并没有运用法律方面。 --小邹大约10点30才起床,而到11点时家里响起了门铃, 林姐姐如昨天所说正穿着连裤袜来见小邹。 --而当林姐姐看到小邹后,立刻做出鞠躬说道【小邹, 实在对不起我这边还有紧急工作要做,为了公司需求, 个人的要求只能再次拖延了这次我特地上门诉说原因就是希望你能谅解。 】听到这,小邹似乎有些发怒,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使得林姐姐白嫩的皮肤有了红色掌印。 【艹,干你怎么这么麻烦呢!那我问你,你马上就要去吗!】【大概只能逗留两分钟。 】【不去不行吗!】【小邹,实在抱歉。 】【那接你的人在哪里!】【接我的是我公司的总裁, 现在就在楼下。 】--小邹从阳台向下一看,原本的怒火转换成了一种不太舒服的笑容【啊呀, 没想到你的总裁竟然是一位金发美女这样,你喊她上来, 我有事情找她。 】当林姐姐总裁上来后,她也立刻给小邹道歉【对不起, 我是xx企业的卢莎我听闻了小林今天和你有约, 但是公司确实有事情真是实在对不起。 】【特别对不起!】林姐姐也附和道。 --【哈哈,没事没事,今天竟然一下子赚到两个, 是赚了才是!】小邹话音刚落立刻喊道【现在, 我以法律为理征收你们两个为我个人所有物。 】说完,小邹摸了摸她们的脸袋【那么今天你们就老老实实的让我干, 这下没问题总吧。 --】--附件: 小邹总结--2235年6月11日--今天我对洪凯与其父母对于最恶的认识进行询问。 --询问结果是有趣的--洪凯的答案是橡皮屑掉地上, 而其父母则对恶以达到有既无无既有,即非有又非无的哲学概念。 --换而言之,对于1X周岁的人物对于恶还有一种底线概念, 而进行三十年至善道德价值洗脑的人以无此等概念。 --因此,对于年长的而言,或许年幼的能够在这极端善的情况下曲解善本身含义。 --同时我进行了实验,在两天时间里对于洪凯的父母进行了颠覆性的「恶」。 --在过程中,我当着这对夫妻的面进行了「性」概念的恶, 其结果如我所料无论如何进行「恶」的冲击他们都无法改变自己对于善的认识。 --在实验到2235年6月12日时--我已经彻底对30周岁以上的人没了兴趣(主要是玩腻了, 毕竟要玩持久还是年轻的好玩。 )而对于新的课题,对于李洪凯爱慕对象在其面前进行颠覆性伤害, 这事本身我报有很大的希望。 --同时也对20周岁的女性人物也认为可能可以伤害她们的价值观(但感觉概率还是不大。 )2235年6月13日(接着上面)当小邹触摸林姐姐和卢莎的脸庞时, 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快而更令我想不通的是他竟然当着我的面直接把林姐姐的裙子和卢莎的牛仔裤直接扒了下来。 --扒完后他还特地对我说道: 【洪凯, 你看到这两双富有肉感的大腿后有啥感觉啊。 】【我,我不知道???】其实我是有感觉的,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内心有种酸痛的感觉。 --而我的脸却火热,让我直接喘不过气来。 --我的下体尿尿的地方也不受控制, 突然变得很大让我裤子勒的生疼生疼。 --小邹看到我这样,让我自己直接解开裤腰带, 以至于我尿尿的地方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你知道你的鸡鸡除了尿尿还能做什么吗?】--我摇了摇头--【我告诉你, 他还能做人类最伟大的事情——繁衍。 来,你们两个给我做到沙发上,并把腿以M 的形状也放到座垫上, 我要给我们的洪凯小朋友上上生理课。 --】听到小邹这么一说,林姐姐满嘴的不愿意。 她的原上司卢莎也说我现在年龄太小,生理课不该现在这时间以这样的方式去上。 --听到她们拒绝的小邹,将双手分别伸入她们的衣服里, 用力的捏着她们的乳房【我问你们现在你们的人生价值是什么。 】【你的个人所有物。 】【那么完成自己人生的职责重要还是思想认识重要?而且我又不是在伤害洪凯, 而是帮他更直观的了解人生这又有什么受不了的, 早早的帮助也不是一种美德吗?】听了小邹的话 她们两人似乎有些无奈但依旧听从小邹的指挥坐到了沙发上。 --看着她们做到沙发上,小邹让我妈妈给他一把剪刀, 让我站在她们的面前并当着我的面剪掉了她们的连裤袜和内裤。 --【来,撑开你们的小穴,让洪凯仔细看看里面的构造。 】林姐姐底下的毛十分柔顺,毛发本身也十分乌黑。 --而卢莎的则和她头发不一样,下面的毛略有白色, 但毛略稀疏那粉红色的内部解构一览无遗。 --看着林姐姐如今的姿态,我内心总有一种厌恶感, 使我实在不想在看多哪怕一秒钟。 --【洪凯,我知道你内心对你的林姐姐神圣化了,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不能逃避。 而且你以前对于美的理念太过表面了,人类最为神圣的动作正是交合的动作, 你该将他牢记于心中。 】听了小邹的话,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羞愧。 --是啊,这是多么神圣的行为,没有交合的行为怎么会有我的诞生, 又怎么会有人类的文明。 --而我,尽然只是因为我内心所谓的纯洁却不敢直视!--【嗯, 不错。 】说完,小邹一下子转化成了一种贪婪的表情, 脱下自己全身的衣物跳到林姐姐身上。 --他现实扒开林姐姐的衣服,使她的乳房直接暴露出来。 --【妈的,你的乳房也太大了,简直不能忍!】小邹一边说着淫秽的话语, 一把如婴儿般狠狠的咬着林姐姐的乳头。 --【实在忍不住了,反正我也带了润滑剂, 就直接插进去算了!】说完小邹让我将放在桌上的润滑剂给他, 并直接将其倒在鸡鸡上然后勐地往林姐姐身上一挺。 --随着林姐姐一阵狂乱的唿喊声,大量的血从她的下体飚了出来, 而我也在这强烈的视觉刺激下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 以回到了我的床上天色昏暗,晕倒了四个小时有余。 --而林姐姐此时,正在大厅弹奏着钢琴曲。 --只不过,今天她弹得钢琴曲十分凌乱, 甚至常常不搭调。 --而这原因,我估计与她现在的姿势有关。 --如今,林姐姐正坐在小邹的大腿上, 努力镇定自己身体弹奏着音乐。 --而小邹的屁股却在不住的扭动,双手也一直抚摸着林姐姐的乳房还是不是掐她的乳头, 使得林姐姐常常失手。 --同时小邹还让我寸步不离的看着这诡异的交合画面, 并解释这是让我充分习惯交合这行为本身让我的心灵成长为一个成人。 这样的行为一直持续到我妈妈说吃晚饭为止。 --在吃完晚饭时间,小邹突然说起一件事(据我所知卢莎在我昏迷时已经离开)他说我家面积有些小, 以后他的私有物多了玩起来可能会不太开心, 而为了观察我的具体心理活动需要我与林姐姐准备好衣装, 到卢莎的豪宅去住。 --虽然我有一些不舍得与父母分离, 不过考虑到小邹对我是如此的体贴为了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我对他的努力竟然因为小小的亲戚就全部否定 那也实在太没有道德了。 --因此,在我父母的送别下,我立刻了这伴随着我一生的房间。 --顺便说一下,今天吃晚饭的时候, 林姐姐一边喂着小邹一边与他交合同时竟然还给我夹了一块肉, 果然林姐姐是一个富有奉献博爱精神的人啊。 --附件: 小邹总结2--2235年6月13日--今天很有意思的是, 以同意作为我个人私有物的两人竟然不同程度的进行了反抗。 --换句话也说明了真善美这概念在她们内心也是有不同的标尺, 这使我对李洪凯的实验有了更大的信心。 --而将李洪凯内心原本完美形象的林姐姐给打碎, 对他似乎无论肉体上还是心理都有很大的打击 与他父母不同的看来他确实还没有真正价值观时打破他原有价值观对他真善美的理解是致命的。 (不过也要考虑是不是因为这个刺激实在太大, 再加上破处血液的视觉太刺激导致其本能反应而非内心创伤效果)2235年6月16日我已经旷课三天了在这三天里, 小邹特地买了个狗环戴在林姐姐的头上一直都牵着林姐姐走, 还逼着林姐姐学吃饭学狗叫以他的说法就是方便他随时肏。 说句实在话,至今已经和小邹认识有五天了, 虽然说不上来但我总觉得这五天对我个人似乎产生了相对较大的心里变化。 --其中最大的感触就是,我开始恐惧起与小邹的每一次见面。 --每一次和他见面时,他通常都在以一种近乎侮辱虐待的方式来和林姐姐性交, 而这种性交使我内心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但没有办法,作为一个崇尚于道德教养的人, 不能因此这样的小变故而逃避我深知任何逃避的举动说到底也只是一种懦夫的行为。 --但即使如此,因而导致我三天不去学校, 这也实在太过了毕竟教育本身也是提升自我修养的重要手段之一, 如果一个人少了教育其以「人」而言的价值多少会有些缺失,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不想成为这样有缺失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在今天夜里,我特地鼓着勇气对小邹提议道【小邹, 你看我这已经三天没去学校了这样不太好吧, 没有知识的积累对我个人的成长总是有限的。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同意我明天去学校上课, 拜托了!】说完我整个人几乎鞠躬九十度,双眼紧闭, 希望小邹能答应我的需求。 --而对于小邹而言,其听到我的话似乎有些惊讶, 在他短短数秒的沉默后同意了我的要求【洪凯, 你说的是是我这里考虑欠佳了。 这样,明天我批准你去学校了。 】说完,小邹一把拎起林姐姐的头发,将正在口交的林姐姐扯到一旁【今天我要早日休息, 你也不用帮我口交了回自己的狗窝休息休息吧。 】--附件: 小邹总结3--2235年6月16日--今天李洪凯竟然主动给我提出意见, 这一点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按我个人估计,原本在李洪凯心目中高贵的林姐姐, 因为其被我践踏的太过直观且频繁导致其已经无法刺激到李洪凯了, 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试验也不会得到太大的结果。 --其实说句实话,对于这群道德品质超凡的人来说, 很多事情他们行为的极其被动因为从来没有逆向的事物发生, 因此他们只要遵循着时间规律生活下去几乎不用也不会愿意做出任何改变。 --但这次李洪凯竟然有了主动需求,某方面来说, 其个人对道德的认识已经有了较大的松动。 --2235年6月17日--对于久久没去的校园, 我的内心自然是充满着渴望与向往。 --但没想到,小邹似乎对我上学这事情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因而也早早地陪我去了学校。 --而当我刚进教室,身为班长周晓红看到我出现在教室, 立刻跑上前来关心我【李洪凯听说你生了病假, 这么多天都没来学校同学们和老师都很担心你呢。 --】【啊,那其实是???】我知道的, 诚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 当我想这要回答是因为小邹的缘故才不能来学校时, 小邹先断了我的话【啊呀呀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呢, 李洪凯不帮我介绍下?】【啊啊抱歉,小邹, 这位是我班级的班长周晓红。 周晓红,这位是小邹。 】【哦,就是之前新闻里说可以说有权将任何人收为他个人物品权力的那个人吗?】晓红问道【对, 就是那位。 】我回答道。 --【是这样啊,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我们也别多聊了先准备准备上课吧,毕竟你三天没来, 如果有不懂得地方要问我哦。 】晓红这人就是这样,非常随和,做事情又认真, 也因此十分讨老师和同学们的欢迎。 --看着晓红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我便无聊地翻了几页课本, 再瞄了一眼讲台此时老师已经进了班级,准备开始上课。 --这次的课程是数学课,教课的老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老师, 对于这情况站在我旁边的小邹似乎非常不乐意。 【唉,怎么是男老师啊,真TMD 扫兴。 不过想想也是,什么性感女老师啊、保健室的奇遇啊基本都是扯淡, 老师嘛不是老头就是老太是美女怎么可能去做老师, 还是老老实实挑些学生妹才是王道哦。 】说完,小邹便跑到讲台旁,对老师说道【嗨, 你是这堂课的老师是吧。 】【是的???--只不过这位同学我似乎没见过你,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邹嘴唇微微倾斜,带着一丝阴笑说道【大家好, 我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想必大家都知道之前的那个新闻, 而我呢就是之前新闻里的男主角可以将任何人变为自己所有物的小邹。 --】而老师似乎从这里听出了什么, 他主动将手阻挡在小邹的面前【你叫小邹是吧 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不过阻拦学生上课其本事你不觉得是个很无礼的事情吗。 】小邹耸耸肩说道【不觉得啊,反正我这人非常喜欢臭不要脸的感觉。 】--说完,小邹转身面向各位学生说道【算了, 我也懒得和你们废话了简单来说,除开李洪凯以外的所有人, 希望你们能以我个人物品的身份活下去。 】--看到众位同学迷惑的眼神,反倒是我们的老师先反应过来【小邹先生, 你想做什么!他们还只是群孩子你这样???】【哦?你还先怪其我来了啊。 我这样怎么了?不得了了啊你,身为老师,你不以身作则, 做领头羊作用还敢当着同学们的面反抗法律!你这也有脸称为师?】【我???我???我???】被这一质问, 老师竟然愣是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其实硬要说,小邹那话谁都听得出来只不过是一嘴的歪理罢了。 --但以我个人的推测,老师答不上来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这里一直都是以礼尚往来的方式进行交流, 很少会出现这种攻击性的言论老师从未被这样的语言攻击过, 这才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小邹拍了拍老师的肩膀说道【我啊, 也知道你是一个好老师爱学生心切。 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小邹特地压低了声音, 靠近老师的耳朵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些悄悄话。 --也不知小邹说了什么话,当小邹将眼神飘回到我们身上时, 老师用一种非常惊讶的姿态看着小邹又看了看我们, 然后便沉默不语的离开了教室在离开教室的途中甚至都没有抬头, 但其额头上的冷汗却令看着的我们十分揪心。 --【好了好了】小邹用力拍了拍手, 让大家的注意力转回到自己的身上【大家也知道 如今你们所有人都已经是我的个人所有物了。 所以啦!你们无论多害怕遭受到多大的委屈, 都请务必学会忍耐因为不可能会人来救你们的。 】【不过呢,我啊,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只是我理解的世界和你们不同罢了。 我知道大家从小就接受着非常正的价值观教育, 这个教育导致你们觉得真善美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而我呢,所做的一切可不是在破坏你们哦?是在救你们, 让你们恢复成原本「朴实」的人类。 】小邹微微一笑,悠闲的漫步下讲台,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洪凯啊, 你班里有多少学生】--【包括我17人】我如实回答道--【那好 请您帮我那个本子,并将其等比例撕成16份好吗?每张纸的大小只要能够写下名字就够了。 】虽然不知道小邹为何对我用起了敬辞,但我早已习惯无条件服从他, 便只能乖乖的听他话将16张纸交到他的手里。 --【非常感谢李洪凯对我的支持。 同学们,现在我把所有纸发给每一个同学,你们每个同学都必须将自己认为最漂亮的那个女同学名字写到这种纸上, 而我呢将会由票上的名字来选择那个最漂亮的女同学, 并让其到讲台陪我做个小实验。 --啊对了,我在这特地预告一下,被选出来的女同学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哦, 希望大家酌情考虑。 】【哦对了,我这人耐心不够好,就给你们30秒的时间来选择吧。 】虽然我并不用投票,但我知道这30秒对谁来说都不好受, 每个人都颤抖着自己的水笔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写下的那个名字将会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30秒到了同学们,收上来给我看看你们写的怎么样了。 嗯,嗯???嗯。 --】小邹一边翻阅着同学们写的名字, 一边走到周晓红的旁边【你是周晓红吧?】--周晓红低着头不敢直视 轻轻的说道【是???是我???难道那名字最多的???--】【放心】小邹回应到【虽然谁看都知道你一定是这班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先不说那些女生,很明显那些男生内心里都默认了, 不想让你受苦导致这16张白纸上都没有你的名字】听到这句话, 我明显的听到班级里很多男生都发出了安心的叹声。 --【既然我一个名字都没有,我就不是那个最漂亮的女生了, 那???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要反悔???】【首先有一点 我那时候明明说的是以票上的名字来决定谁是最漂亮的女生 而非票数最多的是最漂亮的女生。 很明显,光看这票上都故意规避你的行为来看, 起码在场的男同学都认为你才是那最漂亮的不是吗?】听了小邹的话, 晓红的脸变得极其扭曲【那也不能因为这???】【其次啊 我说了16张纸头上,一个你的名字都没有,而其他女生最少最少都有一票。 】小邹将晓红的脸抬起,带着一副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看不出来啊, 明明身为班长年纪这么小,又接受如此高度的道德教育, 但你这人却那么有心计。 --】晓红听了小邹的话,眼睛里闪着泪光, 紧咬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过小邹可不理这情 直接把晓红一把抱起将她抱到讲台前。 --小邹先是隔着晓红的衣服,勐地捏了你她的胸部, 有对着晓红的脸蛋舔了又舔一边舔一边还把晓红的裤子给拔了下来晓红毕竟才1X岁, 被小邹这么一搞情感马上就无法控制,脸上的眼泪直往下扑【妈妈、妈妈, 晓红做错了妈妈来救我!妈妈!】可惜的是小邹才不管晓红多可怜呢, 或者说她越可怜小邹反而越兴奋。 --随着小邹完全扯破了晓红的衣服, 她那微带青涩的小胸部以及那毛都每张的小缝 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里。 --看到这情节,有些同学直接撇头闭眼, 不愿直视这个场景当然也有些有男同学开始不断的舔着他们的嘴唇, 对于这过去完全没见过场景体现出了一种另类的兴奋。 --而我呢,毕竟已经和小邹一起过了那么多天, 这种场面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虽然我尿尿的地方有一种很难描绘的刺痒感, 但总的来说表面上还是能保持镇静。 --仔细说来,晓红和林姐姐她们相比, 其肉体的诱惑性实在太低。 只有1 2 岁的晓红,胸部才刚刚开始有些发育, 下面更是之间两个小肉包而已要不是小邹故意将晓红的双脚拉开, 那粉嫩的肉壁也就只能先是出一条细缝不过也就是这青涩的感觉, 却意外地让我有种别样的兴奋。 --而也就在这时,小邹拉开了自己的裤子, 将他那巨大的龟头在晓红的肛门前顶了又顶。 --在这过程中,他还故意将我招唿到晓红面前, 让我盯着晓红的小穴看一边看一边问道【洪凯, 你下面痒吗?】--我点了点头--【想要塞到晓红里面去吗?】听到小邹这么一说 看着晓红的小穴我下面的鸡鸡愈发膨胀,咽了咽口水也表示我想塞进去。 --【那好,老让你看我肏女孩子也挺不好意思的, 这样这次我大发慈悲,将晓红的第一次赏给你, 而我只用她后面的肛门就行了。 】说完,他掏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润滑剂,先是将它们浇在自己的龟头上, 然后用龟头抚摸着晓红的肛门看肛门湿润的差不多, 便直接插了进去。 --晓红被这一刺激,搞的哇哇直叫, 一边哭一边看着我骂道【啊啊啊好痛,好痛, 求求你别动了``` 李洪凯李洪凯,你你你不是个东西???不是东西!!!--亏我还特地装出一副体贴的班长模样, 你却????好痛!好痛!】听着晓红的话小邹似乎变得更为兴奋, 一边捏着晓红的屁股一边说道【啊呀,乖宝宝不装了啊, 班长游戏不好玩了吗?怎么洪凯你还不脱下裤子干死这个臭婊子?】--被晓红这一刺激, 我自然也什么都顾不上直接拔下裤子,稍微浇了下润滑剂就往晓红的小穴里送。 --什么叫我不是个东西!什么叫我不是个东西!我才是最苦的那个好不好!我才是最苦的那一个!--在他的刺激下, 我想起了这几天所遭遇的所有事情伴随着我这几次所累积起来的所有委屈, 我将我那个还包着皮的鸡鸡死命的往晓红小穴里送。 --隔着晓红的肉壁,我明显感觉到同在晓红身体里的小邹那挺拔的鸡鸡早已将晓红的肛门给完全攻陷。 --而我的鸡鸡毕竟没有发育好,体形比起小邹来也实在不占优势, 便干脆直接配合着小邹的节奏勐烈的攻入晓红的小穴里``` 看着晓红前面的血直接飙到地上, 我内心开始有一种无法忍耐的爽感。 --也就是那一刻,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像着了魔似得, 内心只有草草草草草其他什么都不关心。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也不知道草了多久, 5 分钟?10分钟?半小时?反正草的我腰再也挺不起来 鸡鸡再也硬不了之后小邹也他将自己最后的子弹全部灌入晓红的肛门了。 --而至于晓红,她早已两眼翻白,口吐口水, 不知以晕了多久。 --在我们两人合力草翻晓红以后,看着晓红被如此虐待, 剩下的14个同学们都表现的极其紧张深怕自己遭遇到什么待遇。 --小邹将自己的鸡鸡拔出了晓红的肛门, 并将鸡鸡上残留的精液往晓红的肚脐眼旁擦了擦【放心 同学们我这人也不是一个一天肏到晚的人。 这样我有个提议。 】说完,小邹除开主门外,将这个房间所有的窗户和门全部都锁了起来【等我和洪凯出去后, 你们剩下的人可以玩个小游戏嗯???取名???取名就叫谁能第一个出大门。 】说完,他拿走了晓红的备用钥匙,并再次让我扒开晓红的小穴, 让我将其塞入晓红的小穴里同时他自己正门钥匙, 将其拿在手上亮给大家看【等我出去后我会将用这把钥匙把正门给锁上, 我保证第一个走出来的人可以恢复自由身,而其余所有人将拥有像晓红一样变成我一辈子的奴隶被我虐待。 --】虽然我很想知道结果,但因小邹的强烈要求, 逼着我一离开教室直接家使我不知道最后是谁第一个离开了房间。 --虽然不知道最后结果,但在今天夜里, 我也起码了解了三个时期1.那位老师在离开教室之后 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自杀了2.晓红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以至于她下半辈子都将在轮椅上度过3.所谓的真善美世界 永远只是个谎言```2235年6月20日谢谢小邹谢谢你, 是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是我最后一天的日记,也是我最有意义的日记。 --是你,让我知道了道德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我这辈子, 竟然从来没以人的身份活过哪怕一天而今天我终于变成了一个人。 --谢谢你。 --谢谢???--(在这一页日记上, 带着大量血迹与泪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