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月天,若华看着窗外,心中一阵茫然,原本一个美满的家庭,在去年一场车祸中,不仅失去了双亲,唯一敬爱的大哥国祥也成了场物人,而年值双十的若华却为此担起照顾大哥一生之重任。这半年来,若华既要工作谋生,又要兼顾国祥起居生活,苦不堪言,尤其每晚为国祥更衣沐浴之事,一名弱女子更是难为,原有之男友不愿共同担负重责,三天前也告分手了,今后生活圈里只有上班、下班及国祥。若华吃力地将已除去衣物的国祥抱入了浴缸中,在半满的温水中为国祥清洗着。面无表情的国祥任凭若华以浴巾由上到下地清洗,若华洗到国祥胯下垂软的鸡巴时,忍不住想到无情的男友,情泪如珠串下。突然间,国祥之鸡巴抖动了一下,若华立即感应到了,心中想到难道这是国祥复原之转机?但是看着呆滞的国祥,似乎又无此可能。若华用玉手套弄着国祥的鸡巴,她感觉到手中的鸡巴似乎硬直起来,一缐新的希望燃起。若华兴奋地以樱桃小口迎向国祥鸡巴,香舌来回吮吸着国祥的龟头与马眼,但是除了硬挺的鸡巴外,国祥仍是面如木鸡。失望的若华,只有含泪而止。次日,若华赶往医院,见了国祥主治医师文成,告知日昨之事,说到吹吮鸡巴部分,亦不禁含羞低语。文成听罢,感动万分,但是专业判断上却可能只是自主神经之无意识反应,故文成问道︰「国祥之反应是否有射精之高潮现象?」若华涨红着脸回道︰「大夫!没有,而我看他都没反应,也就停止了。」文成接着问道︰「若华!你有没试过用你的阴道插入国祥的性具?」若华低声回道︰「没有!我只有用嘴及手而已,前后大约十分钟。」文成低头沉思片刻后,起身关起应诊室的大门,回头向若华说道︰「为了解你的处置经过,请委曲一些,在我身上重复昨晚动作,这可能有助了解国祥的情况。」文成说罢就解开了裤裆,粗硕的阳具迎向若华。若华羞红着脸有些不安,但是想到国祥的病,只有曲膝长跪用手扶起文成的鸡巴,先用手轻抚着玉茎,接着再以口舌来回吮吸着文成的鸡巴。经过十分钟左右,若华只感觉到文成的鸡巴越来越粗大,已塞满她的小嘴,原来若华主动的吸吮已转换为文成之来回抽送。文成的鸡巴一阵抖动,一串精液射入若华口中深处,若华不及吐出,已全数吞入肚内。文成看着若华,冷静地说道︰「以国祥与我的感观敏感指数比较,如果说我是10,他只是2,也就是说以你用口交方式,我十分钟内射精达到高潮,国祥可能要五十分钟。当然,国祥成为场物人已有相当时间,他可能敏感指数还低于2,我想再等一下子,等我再度举起后,你以阴道插入我的性具,就我估计,由于短时间内再次交媾,我的敏感指数将降为8,我们可以藉此了解国祥可能反应所需时间,然后回家后,你再试着用较长时间去调整,希望能触动国祥的心智,加速他的复原。」若华点了点头,开始以舌头来回吹含着文成的鸡巴,同时手指指尖则在文成肛门及睾丸处滑动着,看着文成似无反应,若华的舌尖顶向文成肛门,微挺的香舌在肛门口来回画圈后,再推向直肠内,文成在趐麻的快感下,鸡巴又雄壮挺起直立。为了模仿国祥情况,文成平躺沙发上,若华掀起裙子,褪下内裤,以倒插腊烛方式将文成的鸡巴引入微紧的小穴中,接着以活塞动作上下抽送。若华的阴蒂在强烈刺激下,忍不住呻吟起来,而文成忍住迎合之冲动,只是模仿国祥状况完全静止不动。经过了十五分钟后,若华已经精疲力竭,但是小穴传来阵阵的趐麻快感直冲脑上,若华一阵昏暗,全身紧缩后,接着就是痉挛及高潮的快意,若华射出了阴精,而只听文成说道︰「不要停,忍耐点,继续再干。」若华强挺高潮后的无力感,继续上下抽送,又经过了十分钟后,若华再度高潮,此时已无力为继,起身改以玉手推送,舌头则含着文成的睾丸,终于三分钟后,文成再度射精。文成叹了口气说道︰「你回去尽量试试,但是以你的体力可能无法支持。我想我也替你找个体健的女看护,如果她愿意下,可能可以代劳为你帮助国祥。」若华想到看护的费用,也是哀怨地叹了口气,静静地穿起内裤离去。(二)若华经过医师文成的指导,回到家后,迫不及待地直奔大哥国祥的床边,心中已下定决心,无论多辛苦,她今晚一定要让国祥射精。若华用心地套弄着国祥的鸡巴,直到挺直坚硬即跨骑国祥之上,数百下之抽送,若华又是高潮一波又一波地袭向心头,但是国祥仍然不射如山,累坏的若华连将小穴抽离国祥鸡巴的力气都没有下即趴在国祥身上睡着,不久清醒后,想起自己的责任,继续又是一上一下的长抽短送直到高潮再起后瘫倒床上。这一夜,若华的爱心支持着她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干着国祥的鸡巴,最后终不支倒下,看着仍然硕大的鸡巴,不觉黯然落泪。次日,正要出门上班时,门铃响起,若华开门后,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中年女子,身边则带了一个约莫十岁的男孩。中年女子自我介绍地说︰「很冒昧不请自来,我是文成医师介绍来的,听说你要找看护,且有特别需要,我想我应该很合适。对了,我叫阿雪,这旁边的是我的小孩隆隆,他有些智障,不过,不会碍事的。」若华看着阿雪,不安地回答道︰「你确定你的工作性质吗?那可是有些委屈的,你先生不会介意吗?」阿雪叹了口气,回答︰「小姐有所不知,生完隆隆后,我的先生早就跑了,不得已下,我就下海陪一些有钱大佬们睡觉谋生。这些年来,我自认床上功夫一流,所以也有不少恩客,只是,年纪稍大,就被一些年轻学历又高的大学女生比下去了,也有一阵时间没有接客了。不过,你放心,我身体健康又很小心,没有任何不好的毛病,这是文成医师的健诊报告,你可以参考一下。」若华看了一下报告,问道︰「我想问题是没有,只是价钱上,不知道多少才够?」阿雪很诚恳地答道︰「我从文成大夫那知道你的情形,同为女人,我很同情你,价钱上我不计较,只要你收留我及隆隆住在你这,有个安身所在,每个月有个一万元就可以了,但是先声明一件事,有时我还是会接些老客人,你上班时,可能会利用你家里交易,希望你也能谅解接受。」若华很感动地说︰「一万元我可以负担,你的条件我都接受,只是太委屈你了。」阿雪很豪爽地笑道︰「谈什么委屈?我想先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功夫,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想先看看你的技术,因为光凭一个女人帮你哥哥可能不够,有时你也要加入,所以了解你有助我同时了解如何让你哥哥完成复健。这样子好了,就让你用我的隆隆试试,他是智障者,性方面反应也较慢,你不要急,就用他慢慢导入高潮射精,我会在一旁指导。」若华看着隆隆童稚的神情,略感不安地问道︰「这样子好吗?他还是个小孩子……」阿雪笑道︰「小孩子?他六岁时就会吃我的小樱桃了,现在更不要说了,大家都是女人,不要忌讳太多了。何况找隆隆来最大理由也在于他的情况不会对外乱说话,这对你的名节也有助益。」阿雪回头就喊着︰「隆隆!来!让阿姨玩鸡鸡!隆隆也要吃蜜穴!」隆隆应声而来,虽为智障,但脱裤子的动作倒是很熟练,想来阿雪平日应常教导之故。隆隆伸手探入若华的裙内,坐在沙发椅上的若华不安地微微夹紧了双腿,但是隆隆一只小手却灵巧地沿着内裤下缘触入若华的阴户。若华第一次感受到男童滑腻的小手在阴道内转动的快感,淫水不觉就流了下来,原来夹紧的双腿也在一阵快意下松开。一旁阿雪则贴近若华,一手很轻巧地解开了若华的裙扣,另一只手则边解上衣衣扣,边沿乳沟滑入若华的双峰,大拇指及食指则轻扣着若华的乳头。此时解开裙扣的裙子也被隆隆退下至脚根处,露出的粉红色小内裤只见已湿透一片,隆隆兴奋地将若华最后一件内裤除下,伸头就直探若华被微密阴毛包住的神秘之地。若华只觉小穴传来阵阵趐麻之感,原来隆隆已用舌头在小穴上滑进滑出,不时还勐吸若华的阴蒂,对隆隆而言,这就像是母亲的乳头,但对若华而言,她正享受着幼童嫩舌带来的触电快感,加上阿雪熟练地在其双乳的上下移动,脑中已有接近昏暗升天的冲动。阿雪看到若华高潮已近临界点,连忙拉起隆隆,同时用手按了按若华,示意若华吃隆隆的鸡巴。隆隆虽年纪不大,但一根小鸡巴也直立不垂,若华看着洁净无毛的小鸡巴,一股新奇感交夹着罪恶念头,更带给若华一种快意。若华张开小口,以香舌来回吮吸着隆隆的鸡巴。只听隆隆喊着︰「阿姨!隆隆鸡鸡好舒服啊!小阿姨!我要干你!让我干阿姨蜜穴!」若华红着脸,张开双腿,小穴粉红的阴唇已微微张开,淫水在两片阴唇中渗渗流下。隆隆立即骑了上去,两只小手环抱着若华的腰,鸡巴就直插入穴,一旁之阿雪则扶着隆隆的背以防跌倒,同时一手就按着隆隆的屁股向前来回推送。隆隆的鸡巴很小,但是若华亦是少女之身,阴道甚紧,来回抽送也是快感不断。而隆隆从小只有和阿雪干过,阿雪的成人大穴自然不能与若华相比,以致隆隆也兴奋地喊着︰「妈!我好快乐啊!我要干死阿姨!」不一回,隆隆终于射出精液,若华也在浊热的阳精刺激下,就要达到高潮。阿雪在旁突然冷不防用力捏紧若华的乳头,若华痛的叫了出来,下阴直达脑际的快意也为之中断。若华带着怒意看着阿雪,不明白她的所为意义何在。阿雪笑着说︰「若华!你要救你哥哥,就要克制自己不能轻易有高潮之念,如果每个妓女都像你一样的话,大概接客不到三人就要死翘翘了。」若华恍然大悟,忙向阿雪道谢,并请教阿雪床上功夫。阿雪笑道︰「大妹子!这还不难!首先你要学会不动心,这个我待会再教,第二要学会叫,所谓叫就是叫床叫春。你刚才与隆隆干时,虽然很爽却不敢大声叫出,而男人如果在干你时可以听到一些淫荡之声,多数会提早高潮射精,也就是会让你不会太累。此外,前戏也很重要,看你刚才吃隆隆鸡巴的样子,你还太嫩了,我会教你到光凭一张嘴就能让男人高潮的本事。所以,不动心、叫床、前戏三项基本功夫才是救你哥哥之不二法门,否则任何女人与你哥哥干,一定都会弃甲而逃。」若华回道︰「所以要让我哥哥复原,其实不一定只有用干穴一途,如果他潜在意识仍是清醒下,可以用任何手段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