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三臭第二次推油了,离第一次推油整整隔了一年。 去年我身上只有1000元不到,却敢去任性的放肆一回, 时隔一年三臭赚了人生第一桶金。 这次的推油,希望也能成为今年创业的好兆头!今年我提早来上班, 本来晚上闲着无聊修改着昨天通宵写的一篇黄小说 隔壁公司的拿货员阿彬来我办公室瞎聊说是好久没有去洗脚了, 说要不要去。 说实在的,去年真的是憋了一年。 我们这边相熟的朋友有几个很会玩,特别是一个我们唿他为任性哥的兄弟, 欠了一屁股的外债还敢买爱疯六,那么大的萤幕, 纯属不要脸。 不仅如此,还经常去逛那些娱乐场所。 兄弟我是忍了整整一年,今天没忍住就和阿彬一起去了。 这是一家很大,很豪华的足浴养生吧。 其实说养生,纯属扯淡。 我只对推拿有兴趣,看了豪华的装饰,我心中在想, 这推油是不是很正规?我说的正规是我之前被一个男的推拿过 那真的是痛不欲生但痛后也是极为舒坦。 但今天我是带着欲望来的,并不是来放松筋骨的。 阿彬见多识广,起码在这方面是见多识广的。 我看见菜单上的价目表,心里稍微放下心来。 最高的「中华养生推拿」才298元。 进来时我看着领班穿着黑色的丝袜,淫心开始荡漾, 下身的鸡巴微微发热。 但看见她的脸蛋,却不敢恭维。 心里担心着等下会不会是这个领班来给我推拿, 这时候我还是有些怀疑这里是非常正式的推拿 毕竟这里的装潢很高档而且服务员或者称为领班的这些人都是穿着很正式的套装。 心中不由埋怨阿彬,哥是想不正规的来一把推油的, 别到时候真的给我来一个松筋活骨。 我被带到一个房间,阿彬被带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次的心态我是完全放下来了,毕竟已经不是初哥了。 我脱掉外套,还有鞋子,背靠着枕头翘着二郎腿, 等着技师的到来。 技师还好不是刚才那个领班的,与上次那个技师相比, 这次的这个技师有些轻熟女的感觉。 可惜的是脸上好像没有化妆,一副素脸朝天的样子。 后来的谈话中我才知道,原来这两天刚开业, 忙得都没有打理自己。 这个技师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深为遗憾。 她素脸上阵,我就简称她为小素吧。 我是点了最贵的推拿,本来是要点最便宜的, 但经不住领班的忽悠说是我同伴也是点这个。 我当时趁着领班走后,才打电话给阿彬, 阿彬却跟我说他还没想好点哪个价位的。 我又问在这里,真的能对技师上下其手,阿彬肯定的说, 可以。 我的心当时就放下来了。 小素穿着一身蓝色的职业套装,套装穿在她身上, 效果一般般但她有些害羞的样子却让我极为喜欢。 看着小素进来,我赶紧把脚放下。 小素拿了浴巾和一条一次性的内裤给我穿。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啊,我心中越来越有底了。 看来今晚没白来,钱没白花。 这时小素又打开门出去了,我看见房里没人, 放心的把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裤兴冲冲拿起一次性内裤走进浴室冲洗去了。 我洗了一半才发现忘记带浴巾了,难道等下湿淋淋的穿上内裤走出去?洗完没一会儿小素也进来了, 我隔着磨砂的透明玻璃窗对小素说把浴巾拿过来 然而顾此失彼竟然把自己的内裤掉在了地上。 小素听见我轻轻的唿喊声,好像早就知道有可能发生这种事, 隔着玻璃门说没关系,等下这里有吹风机可以吹。 我洗好后,薄薄的一次性黑色内裤微微有些透, 但我完全没有羞涩而且鸡巴已经挺翘了起来, 我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然后爬到床上。 小素轻轻的脱下鞋子,鞋子好像是一双褐色的靴子, 两只小脚被一双透明的肉色丝袜包裹住。 美中不足的是,她穿的是短丝袜,而且短套裙下穿的也不是我喜欢的丝袜裤, 而是一种黑色的粗布料我后来摸了才知道是这样的材质。 我看见小素脱鞋的样子,就有些淫思。 她等下会不会给我打手枪,她等下会不会让我摸呢。 小素坐在我的身侧,用浴巾隔着我和她的身子。 有经验的我,知道那是怕精油粘到身上去。 让我万分没想到的是,她一上来就先摸我的大腿内侧, 涂满精油的双手轻重急缓有序的按摸在我的大腿上, 我心中万分喜悦看来真的有戏。 我看见小素的脸一直不去看她手上的活, 脸上却一直带着害羞的微笑。 我先和小素聊了些话,说我是第二次来推油的。 小素问我上次是不是也来这家,我说不是。 然后开始大力赞扬这边的环境好,服务更好。 在杭州混了一年多,我对和陌生人如何进化到相熟的地步, 有自己的见解。 对于小素这种,那肯定要先赞美她们的技术好, 然后贬低一下之前的技师如何如何差。 我们接着又聊了很多,比如女人关心的美白, 皮肤的保护。 她还问我从事什么,我说我是做电商后, 她居然接着问我那边还要不要人。 我当然是说已经不缺人了。 小素从我的大腿内侧开始抚摸,然后接着是大腿根部的那两道沟, 接着按了几下鸡巴和屁眼的交汇处。 我其实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我经常打飞机的。 当小素的小手穿过宽敞的一次性内裤裤管, 抚摸到我的整个鸡巴时我心中的石头终于完全的落了下来。 我开始有小动作了,她是用小手抚摸我的鸡巴, 我却用我的大手抚摸她滑腻腻的小手。 小素一边按摩着我,却始终不看手中的东西。 我计从心来,慢慢的把坚挺火红的鸡巴弄出内裤。 小素好像当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按着摸着。 我有些无趣,于是问她哪些是禁忌的,如果没有的话, 我可要张扬舞爪上下其手了,我笑着说道。 小素说,只能摸手,其它地方规定是不能摸的。 我说哪里有,我上次还摸那个技师的大腿呢。 我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脚。 我看小素没有反对,于是叫她能不能把腿伸过来, 说我想好好的摸一下并说我有恋足的癖好。 小素很惊讶,说第一次听说这种爱好。 她好奇的伸出她的小脚。 这只是第一步,一步失足,步步沦陷。 我说,你怎么不穿丝袜裤啊,这个摸起来多没感觉。 小素说,现在太冷,穿不了那个。 我说,我能不能把丝袜脱了,我想看看你的脚。 小素没有意见,我很兴奋,把她的袜子脱掉, 还放在鼻子上闻一闻。 我有些忐忑的问她,我是不是很变态,她说这个没事的, 她有时也闻自己内裤说是这样能检测有没有得病。 小素的小脚脚背很白皙,只是脚底和平常人一样, 不会好看但整个小脚真的很小,我猜她穿鞋子应该只能穿36号吧。 我忍不住亲了她的脚背一下,她竟然也任我亲, 我却先害羞了。 毕竟恋足一直是我难以启齿的一件事,但我却乐此不疲, 也不想戒掉。 我叫她把脚管捋上去一些,想看看她的小腿。 小素依言把裤管卷到膝盖处,顿时纤细的小腿露了出来。 我情不自禁的用舌头从小素的脚趾头一直滑到她的小腿上。 一边吻一边舔,有时候还故意用舌头打转, 还大力吸气。 弄得小素直叫痒。 这时小素已经开始给我按压抚摸上身,不知道为什么, 她抚摸我上身会让我浑身有种颤栗的感觉。 我全身像痉挛一般的颤抖着,那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但这和性欲无关只是很舒服。 小素问我是不是要射了,我说不是。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也许你的技术太好了你看,我的乳头都翘立起来了。 我跟小素说,你们女人性欲来了,乳头是不是也会翘起来。 小素笑而不答。 我说,我虽然还没真正实践过,但我对这些的理论知识可非常丰富哦。 说真的,直到现在我还没破处,活到28岁, 还处男一个也是醉了。 我问她,你猜猜我几岁。 小素说,你最多22或23吧。 我说,我已经28了,还是处男呢。 小素不信,说我是骗她。 我说我出来混社会比较迟,所以脸嫩了一些, 然后哈哈大笑。 我开始不满足于亲吻她的脚了,我说,能不能让我摸你那里。 我指着小素的胸部。 小素穿的职业套装,领子开得很低,能看见那深深的乳沟。 脖子下面一片雪白,细致的肌肤非常好看。 如果说小素唯一能称赞的,应该是她的乳房了, 很大而且从那幽幽能看见鼓鼓的乳肌,摸起来一定很不错。 但小素还是拒绝了,说那边不能碰的。 她说她平常都是给别人洗脚,很少做推油的。 她说的这个,我有些不信,但也有些信。 因为她的笑容让人很温馨,很可爱。 轻熟女如果有可爱的一面,那这个这个轻熟女就有了少女的一面了。 我细细的观察着她的素颜,额头很光洁, 脸部虽然不饱满但胜在还算白皙。 她的眼睛永远带着笑,很迷人。 她的鼻子很挺,如果她再年轻几岁,说不定也能成为我的女神。 她的嘴唇很薄,可能经常涂唇膏的关系,有些发红, 不过是暗红。 我问她有没有涂口红,她说没有,说空调暖气开太大了, 嘴唇有些干。 我用手轻轻抚摸她的下吧,没想到她没有介意。 既然不介意,我更得寸进尺,抚摸她光洁的脸蛋, 轻触她挺翘的鼻梁。 小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我更用手背去感受她脸颊细腻的触感, 她享受似的把头夹住我的手。 一瞬间我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仿佛在抚摸自己的女朋友,因为那是一种温情的感觉。 我从没有女朋友,但不妨碍我从小说电视以及现实中获取那种感觉的认知, 因为那是一直我渴望的一种feel.我摸着摸着 就摸到她的耳朵。 她的耳朵非常的精致小巧,白皙中透出一种健康的红。 我摸着小素的耳垂说,你耳朵敏感吗。 小素说摸的话,不会敏感。 我说那亲的话就很有感觉吧。 小素笑笑,又不答我。 我摸着摸着,试着触碰她脖子以下的那一片肌肤, 那是我此刻最向往的地方。 小素好像默许了的样子,竟然没有阻止。 我再摸到她胸罩外面盖不住的乳肌时,她笑着打掉我的手, 说那里不能摸。 几次打掉手,我有些灰心,转而继续亲吻她的小脚。 然后继续摸她的脸。 让我摸一次吧,就一次,我有些撒娇的说。 也许各位看到我用「撒娇」这个词来形容有些娘炮, 但有时女人好像就喜欢男人那种可怜兮兮的表情。 再说,本人除了身高不高外,外貌身材还是非常不错的。 去年减肥20多斤,成功把自己变成小帅哥, 哈哈别说哥自恋,哥说的是事实哦。 小素再次默许,她的眼睛稍微看了一下门那边, 然后有些不敢看我。 我大喜,左手有些颤抖的探进小素鼓胀的乳房。 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种感觉,我是写了很多黄小说, 但真正摸到女人的乳房却是第一次而且我相信小素的乳房应该是上上之品。 第一感觉是温热,其次是棉滑,再次是软弹, 最后是生机勃勃。 用「生机勃勃」来形容有些不当,但有些词语可以形容死物, 而生机勃勃却只能形容活的东西。 我一步步的深入,直到碰触到一个软韧的小肉肉。 这个小肉肉,有人比喻紫葡萄,有人比喻红豆或珍珠, 但我觉得还是「鸡头肉」最为贴切。 当我用手指头去碰触这个小小的鸡头肉时, 小素赶紧拨开我的手掌不再让我为非作歹。 或许这个小小的肉肉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我对小素说, 你知道吗这个是我的第一次。 小素说什么第一次啊?我说摸女人的乳房啊。 小素说什么也不信,继续给我做着推油。 现在这社会,像我这么奇葩的人应该少有了, 确实现在早恋已经蔓延到小学生去了。 我并不是不想谈恋爱,而是由于早些时候人太宅, 暗恋别人好几年到表白后才真正明白,原来那女神也没有那么好。 而到现在,已经变成圣斗士了,而我这个圣斗士绝对不会娶圣女, 要么不娶要么等事业成功后再娶个幼齿嫩草, 哥是不是很邪恶嘿嘿!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 经不住我的死缠烂磨小素的乳房被我得手五六次。 然而我并不满足于此,我对她说,我想亲你的嘴。 但这次小素却死活都不干,她说,这是只有男朋友或者老公才能亲的地方。 我看见她说的这么认真,也就放弃了。 因为我知道很多做这行的宁愿被别的男人口爆, 也不愿意和别人亲嘴我想,这是她们做这行的底缐。 我跟她说,我躺着太累,然后坐起身来。 这种推油的方式,貌似有些滑稽。 我和她面对面坐着,我眼睛故意的注视着她, 她抵不住我的目光转过脸去。 但手上的活儿却因为职业或者说任务的关系, 必须给我按摩鸡巴。 而我那条一次性的内裤早已扔到床尾。 我赤裸,她衣着整齐,但气场却是我的大。 我对她说,不让亲嘴,那就让我亲亲你的额头吧。 她娇羞的低下头,我在她白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她的头发还散发着洗发水的味道干净清新。 我忍不住偏过头,用舌头去舔吻她那小巧的耳朵, 她像被猫抓似地的把我推开说,别这样, 你讨厌。 我看到她的耳朵都红了。 女人说讨厌的话,那肯定不是讨厌,我深知这一点。 我骗她说,你看门口那里。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嘴唇盖在她的脸颊上。 你好讨厌,小素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女人,你年纪再大,也有小女儿态的一面, 哈哈好可爱。 时间快到了,她说。 我说,那赶紧让它「咻咻咻」吧,我指着我的鸡巴说道。 小素开始加大力度,开始用力的撸动我的鸡巴, 我不由斜躺下来但双手一招「龙爪手」隔着她的衣服, 使劲的抓住她鼓胀的两个乳房。 在激动中,没能去注意她的表情,也好像没听她喊出声来。 在爽透喷射的一瞬间,她的乳房已经被我捏扁, 「啊」我不由叫出声来只觉得一股一股的欲望喷射而出。 她说,你射得好多。 我说,都积累好久了,呵呵。 这只丝袜送给我吧,我不管她同不同意, 已经把她的那只脱下来的丝袜抓在手中。 她笑笑说,你真那么喜欢这个啊。 我说,做个纪念。 擦干净我喷射的精液后,她说去洗一下澡吧。 我把丝袜放在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口袋里, 调笑的跟她说道别偷偷拿走哦。 她还是带着笑容没有说话,用靴子套上那只没有穿袜子的小脚, 和我道别。 我洗完澡,内裤也没穿,套上裤子就出去和阿彬一起到柜台结帐了。 而现在此刻,我里面还是真空的坐在电脑前打下这些字, 回味着之前的一幕幕。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