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阴冷的夜晚,外面寒风唿啸, 我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双眼通红的盯着电脑,身上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因为我的心已经比外面的天气更冷。 「婊子,贱货!」我坐在电脑前,低沈的声音, 咬牙切齿的骂着只见电脑萤幕上QQ空间显示的那一张张透露着欢乐气氛的结婚照, 跟此时我昏暗的房间形成了两种显明的对比。 越看我就越是愤恨难平,心里的邪火直往头上冲, 在电脑萤幕微弱的光亮映照下我脸上扭曲的表情, 好像一只择人而噬的恶鬼。 照片中的女孩名叫陈雪娇,是我的初恋女友, 而她可以说欺骗了我的感情并且拿走了我的一切, 结婚照中那碧绿的翡翠镯子就是我外婆的,而现在, 翡翠手镯正带在她的手上但是跟她结婚的人, 却不是我看她笑的如此开心,在我眼中是那样的刺眼, 这一刻我下了一个决定,我一定要报复,狠狠的报复, 我一定要弄的她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但是怎么弄,却值得商讨,但是怒火中烧的我, 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立马打开网页,进入去哪儿网, 订了一张当天夜晚去重庆的机票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订了机票之后,我心中的怒火,稍稍降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我想了想,心里大致有了一个计画, 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飞机很快,从我的城市到重庆并不远,只要一个半小时时间, 到了重庆江北机场我坐上去万州的长途大巴, 到了万州已经是夜晚了漆黑的夜色中,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 我紧了紧衣领我又买票坐车,从万州坐上去她老家武陵的汽车。 到了武陵,我在小镇上找了家小旅馆开了间房, 放下行李马不停蹄的去了几家药店,买了好些晕车药, 又去了一家情趣专卖店买了一些情趣用品。 然后我准备开始实施我的计画,她今天结婚, 正是新婚燕尔情浓你弄的时候,要拆散他们, 很困难而且人多眼杂,但是可以先从她妈那里入手, 今夜他们嗨了不会有太多的提防,而这就是我的机会。 她的母亲名叫王月娥,典型的农村妇女, 已经四十一岁了但是可能因为是经常劳作的关系, 身材保持的不错前突后翘,又可能因为生育的缘故, 两个大奶子起码有E罩杯屁股也是臀肉结实, 好像两个浑圆的小西瓜唯一的缺点,可能也就是因为做农活, 长期在太阳下照射皮肤有点黑,但也是美丽动人, 都说四川重庆出美女我想此言不虚。 她的家庭并不好,爷爷奶奶都有病,而且她的父母在农活干完之后, 就去工地做工父亲伤到了腰,落下病根, 身体不好经常要吃药,在我还跟她谈恋爱的时候, 父母之间就有离婚的意愿只不过因为放心不下女儿, 才一直维持着婚姻但是现在她的女儿已经结婚, 所以她们的父亲关系有裂痕而这就是我的机会。 而我这几年也不是白过的,虽然事业不顺, 感情不顺但是这也是我的机缘,虽然这机缘很操蛋, 这几年流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人都特别压抑, 反正我心情不好脑子一热,也去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在深山老林中做一只驴子,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的时候, 得到了一本破损很严重的武功秘笈没错, 随着少林寺的方丈大师到处表演上电视,上报纸, 武功秘笈论斤卖网上随便下载,虽然我不太懂, 但我也明白我手上的那本古籍,就是本武功秘笈。 只不过这本武功秘笈,特别操蛋,练习之后, 没有飞天遁地也不能发出剑气,更没有内力, 不能让我一个打十个只有一个作用,让我的大鸡吧更长, 更粗更有力,更持久之外,没别的作用, 这你是让我去做牛郎的打算么?古籍后面的法门更是操蛋 说的天花乱坠不就是催眠术么?新华书店都有买的, 全世界各个心理学大师催眠大师的随便买。 不过也不是一无是处,反正是白捡的,也没坏处, 此时正好配合晕车药让我迷奸更顺利,我在镇子上买了辆破旧二手自行车, 就骑车往初恋女友的村子过去到了初恋女友家门口附近, 已经凌晨两点了。 我要说一下,农村的房子都是每家每户间隔一些距离, 不像城里挤的要死,他们家是一座典型的二层砖头小楼房, 可能因为家里老人丈夫生病的缘故并不富裕, 以前来的时候房子外面没有贴磁砖,房子里面也没有铺磁砖, 眼睛就可以看到红砖水泥。 一层吃饭,做厨房,存放东西,二层四间房, 左右两边一边两间,也许是我以前来过, 她们家的狗还记得我的气味没有汪汪叫个不停。 可能是因为今天结婚的缘故,他们虽然已经休息了, 但可能是酒喝多了的缘故家里没厕所,老要去外面猪圈里上厕所, 而农村作风还算朴实她们家里的门却是并没有关死, 而这正好方便了我。 话说行十里,已经九里了,此时由不得我退缩, 我强压心中的怒火推开她们家大门,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 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外面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点点微弱光芒, 让我不至于完全变成瞎子我按照记忆走到她父母的房门前, 右手边最里面那间轻轻扭开房门把手,门没有锁, 我一点一点的打开房门。 借着月色,往里面看去,她的父母已经睡着了, 在昏暗的房间中我无声的笑了,为了不弄出声音, 惊动她们我趴在地上,慢慢往床头爬去,我趴在王月娥床边, 把身体放低然后把手伸入被单之中摸索着。 凭藉着感觉,这老婊子穿着睡衣,我先摸到胸口, 捏了捏她的大奶子坚挺有力,弹性十足, 好像手指都要陷入进去一样大乳头跟葡萄似的, 轻轻捏了一下老婊子今天可能酒喝多了, 没有太大反应。 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把手伸了出来, 然后我在情趣用品买的催情药膏涂抹在手上 伸进被子里顺着裤子,摸到她的阴部,轻轻揉捏着她的两片大阴唇, 把催情药涂抹在上面然后手指伸进他的阴道里面, 把催情药膏全部涂抹到里面。 最后又涂抹了一些到手上,在她的两个大奶子上涂抹, 特别是两个大乳头涂抹完毕,接着月光看向她的脸, 可能是因为我涂抹的关系又或者是我抚摸的关系, 她在睡梦中好像不安稳眉毛轻皱,红润的脸庞, 小嘴微张十分诱人。 我嘴角冷笑,骚货,等我过会操死你。 一边心里暗想,一边又抹了一点到手上, 伸进被子里她的阴唇已经充血张开,我轻轻扒开她的两片大阴唇, 把手上的药膏涂抹在她阴蒂上慢慢揉动。 睡梦中的她可能感觉到骚痒,身体开始小幅度的扭动, 双手也开始活动了起来。 我一见被子动了,马上把手伸出来,我很有耐心, 我知道涂抹了春药可她不知道,喝过酒的人都知道, 半夜如果醒来一定感觉到嗓子干渴,会起来喝水, 顺便上个厕所。 她也一样,一定会起床下楼喝水,要么就跟她的老公做爱, 或者自己手淫不管怎么样,都会下楼,要么喝水, 要么上厕所要么就洗屁股。 看着她的眼珠子乱转,我知道她差不多要醒了, 我慢慢的趴在地上退出了房间,慢慢把门关好, 走下楼去在厨房放水的暖水瓶中,已经加入了晕车药, 退入一楼放煤放干柴的房间,坐了下来, 融入到阴影之中我就就像一个蜘蛛,网已经编织好了, 就等猎物上钩然后吐出毒液,等她融化,最后一举吸干她。 我知道,这个过程有点漫长,但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果不如我所料,我在柴房这边听到了一阵「嗒嗒嗒」的下楼声, 我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隙从缝隙里往外看去, 厨房那边正是穿着白色睡衣的前丈母娘,那个死要钱卖女儿的贱货, 只见她打开暖水瓶倒出我加入晕车药的开水, 吹了吹咕咚咕咚几大口,就喝了进去。 然后从厨房那边通往猪圈的小门出去了, 我一见她出去马上打开门,三步并作两步, 两步并作一步也冲到厨房,从小门那出去,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脱裤子的声音, 然后就是嘘嘘的声音。 我心头暗喜,勐的拉开猪圈大门,冲了进去,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塞口器塞进了她大张的嘴巴里, 堵住了她唿喊的声音然后关上大门。 猪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此时只听见猪圈中惊喜的肥猪, 哼哼唧唧和她呜呜的声音我把她从蹲坑上拉了起来, 往猪圈里面一推顺势把她双手拉倒背后,用胶布绑了起来。 挣扎中,把她推到在冰凉的地上,一手扯开了她的睡衣, 然后顺势脱掉了她的裤子。 「老婊子,你不用喊了,在怎么喊,也没人听的见的, 只会增加我的性趣。 」我趴在王月娥的身上,憋着嗓子说道。 我脱去身上的衣物,双手抓着王月娥的大奶子, 黑暗之中双手的触感更加突出,「贱货, 才摸你你看你乳头都已经这么硬了,下面不会流水了吧?」说着, 我狠狠的揪着王月娥那E罩杯丰满的大奶子顶端的乳头 使劲的转了一圈。 「啊……」王月娥虽然带着口器,但是疼痛还是让她仍不住叫出声来, 身体头部使劲的扭动。 ? ? 我没理会王月娥的痛唿,双手强硬的扒开她的双腿, 扯开她的内裤用腿压住,伸出手指往阴道口摸去, 口中说到: 「你个贱货我的鸡巴还没插你, 你就开始流水了果然是贱人,怪不得你女儿那么骚, 原来是遗传自你。 」? ? 王月娥虽然口被塞住,手也被绑住, 但是农村女人常年做活的力气还是很大的, 见她不住的扭动抗拒我怒从心来,一手使劲抓住她丰满的大奶子, 一手握拳使劲的在她柔软的腹部打去,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边打边骂道: 「你个贱人还敢反抗被老子一摸, 身体之流水还在这装什么贞洁妇女,年龄这么大了, 老子操你是看的起你,你要在动,惹的老子不开心, 老子杀你全家反正强奸也是坐牢,杀人也是坐牢, 左右不过时进局子但只要你让老子爽了,我就放过你家里人。 」听我这么说,恐惧的王月娥不敢在挣扎了, 我冷笑一声看着被吓傻的王月娥,粗糙的两根手指就伸进王月娥的阴道之中, 快速的扣动起来「你说你年龄这么大了, 还保持身材这么好是不是做好准备,等着今天被我操?嘿嘿, 年龄这么大了阴道还这么有力,吸的我手指, 抽都抽不出来。 你还说你不是个荡妇。 」我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在王月娥的脸上擦了擦, 双手抱住她的腿已经硬的不行的大鸡吧, 朝着她的阴道就捅了进去只听王月娥一声闷哼, 我的大鸡吧就插进一个湿润温暖的空间之中 我顾不上在羞辱王月娥此时我心里已经爽的不行, 干陈雪娇的妈妈只是一个报复的开始一时之间, 整个猪圈之中只有我的睾丸,撞击臀部的声音。 「爽不爽?被一个陌生男人在猪圈之中强奸, 你那死鬼还在床上唿唿大睡。 」「呜……呜……呜……呜……」「你说什么?贱货!是不是爽的爽不出话来了?」就在我羞辱王月娥的时候, 只感觉王月娥的阴道一阵一阵有规律的收缩 那种温度那种湿度,那种吸力,夹的我大鸡吧爽死了, 我晓得王月娥要高潮了我冷笑一声,你想爽, 没那么容易。 我忽然抽出大鸡吧,整个身体趴到王月娥身上, 闻着她的体香牙齿轻轻咬着她肥厚的耳垂, 声音模煳的说到: 「你说你还不是贱人被我强奸, 都要高潮了嘿嘿,那里有那么容易。 」我双手抓着她的大奶子,使劲的捏着, 刺痛消除了王月娥快高潮的兴奋我翘起屁股, 又噗嗤一声插进王月娥的阴道疯狂的抽插着, 每次抽插都捅到最深处大鬼头使劲撞击着娇嫩的子宫口, 每次撞击王月娥都是一声闷哼。 「你老公的鸡巴没我大吧?没我长吧?没我干的你这么爽吧?老子有今天, 还得好好感谢你的宝贝女儿不过今天就让老子好好感谢感谢你, 也是一样哈哈哈。 」王月娥此时已经被我干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脑袋不停的两边摇晃装了口器的嘴巴,唾液不断的流下, 沾满王月娥的脸上脖子耻辱的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 我竭尽所能把从无名古籍上学到的东西, 在王月娥身上试验者而王月娥也在黑暗中, 不知不觉的擡起肥大的屁股努力的迎合我的撞击 双腿也攀上了我的腰间。 她那肥大的屁股的撞击跟她胸前的巨乳在我身上摩擦, 让我也爽的不知身在何处。 但在此时,我又感觉到了王月娥阴道有规律的收缩, 我又抽出来了我的大鸡吧 说道: 「想要么?想要就站起来, 自己动。 」王月娥此时被春药和我两次让她高潮不得, 思维混乱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在黑暗之中, 满脑子只有发泄发泄出来的念头,感觉到自己身体被从地上拉起来, 也顾不得其他。 在我的配合下,王月娥跨坐我的身体上, 双手捆绑在背后感受到散发着无边热度的大鸡吧, 在自己阴道口的研磨顾不得其他,一屁股重重的坐下, 大鸡吧龟头插入身体那阴道层层褶子被撑开的快感, 顶到子宫口的酥麻让她爽的一声娇哼,上下快速的动了起来, 那里还有逃跑的念头?我躺在地上双手摸着王月娥柔滑的乳房, 感受着手心大乳头的硬度和下面鸡巴上的快感, 嘴角无声的裂开虽然这是在春药和高潮不得的情况下, 但在现实中能做到如此地步,也只有我了吧?我想到此, 伸手拿掉卡在她嘴里的口塞 瞬间就听见王月娥低声的喃喃自语: 「爽, 太爽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美……我真是……美死了。 」王月娥肥大的屁股一下下的撞击在我的耻部, 淫水打湿了两人的阴毛。 「天啊……这几十年……真是……白活了……」「是么?我操死你个淫荡的贱人。 」我双手勾住她的脖子,把王月娥往下啦,吸住她的舌头, 努力吞咽着冰凉又滑腻腻的唾液一手把玩着她肥大的乳房, 揉捏成各种形状。 忽然王月娥脸上的表情变的古怪起来,如此近的距离, 我看的一清二楚我知道她又要到高潮了, 只感觉王月娥扭动屁股的评论变得大了许多阴道也变得更加火热, 夹的我更加紧了这次我不准备像前几次一样, 不让她高潮。 我突然翻身,把王月娥压在身下,双腿掰到她的胸前, 大鸡吧大幅度的抽插起来抽,大鸡吧除了龟头, 全部在身外插,大鸡吧整个顶到子宫口,好像古代攻城的士兵, 一下下的撞击着城门。 「啊……啊……太爽了……我要高潮了……要来了……来了。 」我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感受着鸡巴上的触感, 狠狠的说: 「插死你……插死你……个荡妇……让我射死你……让你……给我怀孕……给我生孩子……」鸡巴在王月娥的体内做着机械的活塞运动 我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在她阴道的压迫下, 我也快要要射精了每次抽插都好像要把她阴道中的嫩肉插出来, 王月娥的两片大阴唇也是随着我的抽插时进时出, 淫水流了一地。 忽然,只听王月娥一声哀嚎,身体颤抖个不停, 汗水之淌: 「我……啊……到……高潮……了……爽死我了……」「我也来了。 」我感受到她阴道内剧烈的收缩,双手使劲抱住她的大屁股, 手指都陷入臀肉之中只感觉到从尾椎骨上一股酥麻的感觉扩散, 大鸡吧一插到底顶进她子宫之内,一股股的精液不停的喷射。 「啊……啊……啊……好厉害……好爽……受不了了……」王月娥感受到娇嫩的子宫被顶开, 精液撞击在子宫壁上双腿不受控制的乱蹬,一股淫水喷出, 射向我的大龟头而我的大龟头又死死的卡住她的阴道, 精液的撞击淫水的喷射,被堵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 来回的撞击晃荡王月娥之感觉如在云端,从来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高潮的她, 双眼一番晕了过去。 我也趴在王月娥的身上只踹粗气,这一下也把我爽翻天了, 心里和生理的刺激同时到达,不可同日而语, 等心平静了下来我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就是催眠的最好机会。 于是我抽出鸡巴,顾不得其他, 嘴巴在王月娥的耳边喃喃的说到: 「王月娥, 你此时在天上飞你很快活,你记住这种快活, 很想保持这种飞到云端的感觉你的男人没用, 你早就想跟她离婚了你想寻找这种快活的感受, 你一天没有这种快活的感觉你就感觉到下阴搔痒。 」? ? 我边用诡异的声调在王月娥耳边喃喃自语, 一边用手抚摸着王月娥的阴蒂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 抚摸着王月娥的乳房「记住这种感受,这种抚摸, 这种骚痒这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只有他才能让你如到云端。 」王月娥也随着我诡异的声音, 喃喃自语: 「我记住了这种感受, 我想要这种感受明天我就跟他去离婚,我早就想离婚了, 他受伤之后早就没用了。 」我又在她耳边说到: 「今天你姑娘结婚, 半夜他喝酒之后狂性大发,想要强奸你, 可是又硬不起来你很失望,于是下楼喝水,顺便给他倒了一杯, 这是你最后给他的一次机会。 如果他不喝,还把水泼在你身上。 你就彻底绝望,躺在床上昏睡过去,什么都不想, 明天离婚后你就会遇上你的真命天子,他就在民政局门口等着你。 」我说完,穿上衣服,解开了王月娥手上的绷带, 给王月娥穿上已经撕毁的衣服裤子,跑到厨房把剩下的晕车药碾碎放在杯子中, 倒上暖水瓶中的开水在把王月娥抱了过来。 王月娥此时犹如梦游般,手上拿着混合了晕车药的温水, 慢慢的上了二楼找她的死鬼老公去了,而我也就跟在她身后, 上了二楼站在二楼客厅的阴影处,悄悄倾听着。 只听见王月娥在房间内说道: " 醒醒, 醒醒起来喝杯水,今天又不是你结婚,喝那么多酒干嘛, 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还喝那么多真是不要命了。 " 然后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和陈刚的声音传来: "今天是我闺女的大喜日子, 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一高兴多喝几杯怎么了?都是乡里乡亲的, 过来敬酒我能不喝么?你懂个什么?" 话音未落, 就听见咕咚咕咚大口喝水的声音。 我心下一喜,成了,就见在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 摇摇晃晃的往楼下走去我知道他肯定是被人叫醒, 感觉到尿意要去上厕所,等他下楼之时,我就猫腰进了房间, 继续催眠王月娥让王月娥躺在床上,扭曲她的记忆, 变成泼水殴打。 现在就只剩下扭曲陈刚的记忆了,而这一刻, 我没有等多久就听见陈刚上楼回房躺下的声音, 他此时也不会料想到今天他们家来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恶魔, 正在阴影之中窥视着他。 我蹲在地上,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走进房间, 在本来就迷迷煳煳又喝了晕车药的陈刚耳边 用诡异的声音开始扭曲他的记忆没费我多大功夫, 就弄好了然后我退出房间,出了他们家, 骑上破自行车回到镇上的小宾馆。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洗漱完毕之后, 简单的吃了早饭我就在小镇的民政局开始蹲点, 直上早上九点多钟左右就看到陈刚和王月娥两人进了民政局, 没过多大一会就见两人出了民政局,只见他们简单的交谈了一会之后, 陈刚就走了而王月娥如我昨天夜晚催眠时候一样, 站在门口左右看着我知道跟我预想的一样。 于是我走上前去, 喊到: " 王月娥。 " " 你是?" 王月娥看着我有些疑惑,脑子里记不得我是谁了。 "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李建啊。 " 我看着王月娥疑惑的眼神,我就知道这骚货记不得我了, 妈的我跟陈雪娇才分手几年,你就记不得我了?虽然有我这几年变化比较大的缘故, 但是变化在大容貌也不会变化太多,既然你无情, 也别怪我无义了。 " 哦,是你啊,你来这里干嘛?陈雪娇都已经结婚了, 我不希望你打扰到她我们家也跟你没什么关系了。 " 听见我的名字,王月娥总算是想起来,我是谁了, 不过脸随即便冷了下去。 " 跟她没关系,我是来找你的。 " 我邪恶的一笑,不一会儿,通过肢体,语言, 眼神声音,勾起王月娥昨天催眠的效果,只见王月娥在挣扎片刻之后, 眼神就变得迷离起来。 迷迷煳煳之中,就被我带回到了宾馆,我看王月娥今天的穿着打扮, 可能是昨天运用秘术的关系王月娥今天画了淡妆, 穿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衣服整个人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俏丽可人黑色的长发,妩媚的眼睛,涂抹了口红了诱人红唇, 上衣鼓鼓的可能是平时衣服裤子舍不得穿,放的时间有点长, 有点紧了胸口的两坨大奶子,身下肥大的臀部, 更是显得凹凸有致那种成熟的韵味,已经被开发过的感觉, 看的我大吞口水。 我忍不住色心大动,命令王月娥把身上的累赘都脱了, 而我拿出手机开启了录影功能,只见王月娥那因为干过农活而略微显得有些粗糙的双手, 开始一颗颗的解开上衣的扣子随着扣子的解开, 胸前大片大片白皙暴露在我的眼前棕色有些保守的胸罩内, 两个肥大的乳房颤颤巍巍的随着她的动作开始摇晃, 挤出一条深不见底的乳沟。 我吞了吞口水,王月娥看着我,显得有些羞涩, 不好意思背过身去,解开胸罩,脱掉裤子, 随着裤子一寸寸的下拉两个肥硕的大屁股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忍不住上前使劲拍了两下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很大, 两个肥臀一抖一抖的王月娥回身哀怨的看了我一眼, 踢掉脚上的鞋伸手脱去身上最后一件碍事的内裤, 整个人一丝不挂的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 过来舔我的鸡巴。 " 我喉咙干涩的指着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对她命令道。 王月娥脸颊通红,唿吸急促的看着我下身翘起粗大的鸡巴, 似乎已经认命一般蹲下身来,她那有些粗糙的右手, 缓缓的握住了我的大鸡吧感受着鸡巴的热度, 不自觉的叫了一声: " 好大。 " 我心下有些得意,又有些畸形的满足满, 说到: " 你前夫那不中用的大鸡吧大?还是我的大?我的硬?" 见我提到前夫, 王月娥感觉到有些羞耻又有种别样的刺激, " 他自从受伤之后就不行了,怎么舔,都半硬不软的, 肯定没你的这么大这么粗,就算没受伤之前, 也是每次都弄的我不上不下的最后都要用手指和舌头, 才能稍稍让我舒服点。 " " 那你现在有福了,别废话了,赶快给我舔。 " 我说着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扯过来。 王月娥吃痛之下,小嘴微张,我的大鸡吧见缝插针, 一下就顶到她的嗓子眼了让她不住的咳嗽。 我却舒爽的说不出话来,一手拿手机,一手抓着她胸前那两个夸张的不像话的豪乳揉捏起来, 真不晓得她是吃什么长大的两个乳房居然如此巨大。 王月娥感受到胸部被我揉捏,也微微感受到快感, 嘴巴更是卖力吃的啧啧有声,小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鸡巴沟冠上来回打圈, 舌尖不停的往我马眼里塞不时还把我的阴囊含在嘴里, 爽的我是说不出话来。 我居高临下,看着跪在我身前的前准岳母, 一拍她的脸蛋, 淫笑道: " 好了,好了, 给我趴到床上去屁股翘起来。 " 王月娥闻声吐出我的鸡巴,看了我一眼, 翘起两个如大西瓜般的屁股一摇一摆的爬到床上, 两腿分开让阴部暴露在我的眼前,头埋在床单上。 我站在床沿边,她两半大屁股非常的浑圆挺翘, 用手扒开她的大屁股只感觉整个手指,都陷入到臀肉之内, 而我却顾不上其他昨天夜晚没看清楚她的小穴, 今天可要仔细看看只见整个阴部只有下腹部位置有一撮黑色的阴毛, 整个阴唇成蝴蝶翅膀的形状虽然有些发黑, 但是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么多年了,而且还生过小孩, 但是形状却特别美丽。 在往上看,屁眼的颜色却比较浅,成浅褐色, 我顾不上细看以后还有机会,现在先做了再说, 用手分开阴唇摸了摸,下面已经开始淫水四散了, 我找好位置扶着我的大鸡吧,对准阴道就向前挺去, 大龟头顶在她阴道口我深吸一口气,腰部一用力, 整跟大鸡吧就挤开肉缝直插到底。 " 啊……好大……好热……" 王月娥埋在床单上的脑袋, 被我从身后这么一顶整个脑袋高昂了起来, 感受到我的火热忍不住叫了起来。 王月娥努力的迎合着我的撞击,我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 跟她前夫的完全不能比感受着整个阴道好像撕裂一般的疼痛, 阴道里面的肉褶子被一层一层顶开花心子宫那酥麻的触感, 真是冰火两重天。 不给她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刚开始有些不习惯之后, 慢慢的就渐入佳境整个淫穴中,粘稠的淫水, 顺着被擡高的屁股从小穴一直流到逼毛上,然后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之上。 而我也是分外刺激,本来想只是随便玩玩, 关键是报复前女友但是这下却是有些舍不得这骚货了, 想到把她母亲抱在怀里带到前女友面前,也是分外刺激, 最后母女两人一起弄上床那就更刺激了。 " 贱人,你不想我跟你女儿结婚,是不是因为你看上我的大鸡吧了?想自己占有?" 我一边说着淫声乱语, 一边抓着她肥大的屁股用力的撞击着她的搔穴。 " 啊……啊……是……啊……是我……想要……你的……大鸡吧……干死我这……和女儿抢男人……的骚货把……" 王月娥边说边努力的向后挺动着大屁股, 迎合我的大鸡吧让我的大鸡吧每次抽插, 都能顺利的捅到子宫。 " 骚货,我插死你,既然你不让女儿给我结婚, 就让你来代替她给我生孩子把。 " 我感受到王月娥阴道里一阵阵紧缩,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我立刻加重了鸡巴的撞击力道每次都直插到底, 小腹撞击她屁股的啪啪声让我更加兴奋,面对如此美丽风骚的熟妇, 鸡巴更是大了几分大龟头不管不顾的在娇嫩的肉穴里横冲直撞。 " 啊……啊……到了……到了……好……亲丈夫……我……高潮了……" 王月娥摇着脑袋, 一阵声嘶力竭的大喊摊到在床上,大张的小嘴, 唾液顺着嘴角滴落阴道内一阵阵剧烈的收缩。 " 骚货,才这么几下,你就不行了?" 感受到王月娥阴道的收缩力, 我也是忍不住了撞击的频率更是加快了不少, 啪啪啪的声音响成了一片王月娥的大屁股也在我用力的撞击下, 白花花的大屁股充血的鲜红欲滴我那激战了好久的欲火, 也在她的刺激下一泄如注。 " 啊……不行了……放过……我把……" 瘫倒在床上, 浑身乏力的王月娥感受着我大鸡吧的有力喷射, 子宫里好似岩浆一样的火热感觉刚来高潮的她, 被我一射又是一阵尖叫,淫穴颤抖,一股骚水喷出, 潮吹了瞬间打湿了一大片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