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一个下午,在一个荒岛的山洞内,有一对年青男女。

二十五岁的公关经理张小花被一条蛇钻入裙子内咬了一下,晕倒了。三十岁的信差李

密看着她。他们十几人早上在西贡乘坐一艘渔船去一个小岛旅行,遇上大风浪,渔船

沈没。两人漂流到这无人荒岛,他救起了她。

被吓晕的张小花,有上等姿色,李密看得呆了。使人触目惊心的是,她竟是大哺乳动

物,巨胸足有三十八寸,此刻正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似火山在爆发之前,正喷出

少量熔岩。难得的是,其屁股之大和浑圆,也和她的酥胸半斤八两。

想起她在游近荒岛时,已气力不继。他两手托着她的头,以仰泳游向岸上。但风浪太

大,使她喝了不少海水。他改用揽胸拖救法,右手自她右肩胛向左腋下揽紧她,使她

的头高出水面。现在回想起来,他的手力压她两只豪乳,那弹性和热力,都足以

使人兴奋。

由於没有鞋子,她脚痛走不动,他又背看她走路。那巨乳压在他背上,实在艳福无

边。尤其她一阵急速的心跳,更像敲起了战鼓,更催促他作出进攻。

他一阵窜动,无意识地脱光衣服,俯身吻她的脸、她的鼻子、她的嘴。突然,她醒

了,见他赤条条,吓得大惊逃走。

李密追她,追到沙滩上,她跌扑地上。他也扑前压在她背上。张小花拚命挣扎,大叫

救命。她的呼喊反而像催情剂般鼓励了他,拉开她背部的拉链。她挣扎起来逃跑,而

他正抓住她的连衣裙,一扯之下,整件衣服扯破出来。

向前奔跑的她, 有内裤和胸围。李密轻易追上她,自後拦腰抱住,一手扯下了胸

围,一对大乳随即弹跳出来,跳动不已。她的挣扎引动他的灵蛇昂首,在她的屁股四

处摸索、磨擦。他两手把玩着大奶子,捏她的乳蒂,紧握着。她咬了他的手臂一下,

又逃脱了。但李密又轻易追上她,但他并不捉住她,而是兴她并排奔走,欣赏她的两

个巨奶如波浪被抛动的美熊。她急忙两手掩於胸前。他又自後抱住她,但抓不到她的

乳房,便一手扯下她的内裤,再次让她逃走。

李密 是在後追,并不捉她。果然,她气力不继了,跌於地上。她仰坐,两手反按地

上,喘着气,面露恐惧之色。她这愚笨的姿势让他轻易压在她身上。张小花急忙两手

掩胸,却反而被他分开双脚,灵蛇四处找寻洞穴。她左摇右摆,如地震般,蛇走不进

洞内。於是,他拉开她的手,她挣扎要起来,结果如胞弹般的大奶子怒挺。他吸吮两

边的乳蒂,不知是疲乏还是性欲的来临,她的乳蒂变硬了,但身体却软了下来。当他

轻咬乳房时,连她的两脚也放松了。吻向她的嘴时,她左闪右避,但仍然给吻着了。

她由紧闭嘴唇逐渐张开了口。他的两手在她胸前推波助澜,使她的眼变了颜色。并且

淫水逐渐流出,便人惊异的是她摆动了一下屁股,他的灵蛇便轻易进占她的洞穴。

在他窜进洞穴时,痛得大叫了一声,原来他的脚被蚂蚁咬,也惊醒了他的幻想。此

刻,他仍在山洞内,痴痴地看看晕倒的她。他很想占有她,犹如半夜闭门读禁书。但

是在她末晕倒之前,他答应过不侵犯她的。可是,他想了一会,解下了她腰间的皮

带。因为,那会影响她呼吸的。他学过救生训练,认为解开皮带尚不足够。他小心拉

下她背部的拉链,将上衣拉下至腰际,解了胸扣,脱下了胸围。这样,她的呼吸才可

以畅顺。

但是,一对白中带红的巨乳在引诱着他。他伸手去摸,忽然缩手,有一种犯罪惑,但

他想通了,他可以解释是在看她有没有心跳呀!

於是,他两手按在她的巨乳上,感到她的心跳。一个声音说:“可以放手了吧!”他

缩手,但很快又按下去,并且推动大奶子,摸捏着。这样做,是帮助她运动,进行心

肌复起法。他又忍小住揭起了她的裙子,摸看雪白的大腿,上下其手。他的解绎,是

想看她腿部的伤口,伤口有一排牙齿印,那是没有毒的蛇,毒蛇的伤日是 有两点

的。然而,他又担心她是否能醒来?而最好的方法是进行人工呼吸,但他不是跪在一

旁,而是揭起了她的裙子,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他也不是向她的口吹气,而是吻她的

嘴。他的两手,摸捏看巨乳,他的是非恨,摩擦看她的阴户。

他不能自制了,手在摸她的玉门关,想扯出她的内裤。但是,他不能,那不是怕被控

强奸。他宁愿坐监,也想占有她。原因是她的一句话:“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不会对

我乱来的!”

虽然地 是个信差,但张小花是一个高级职员,美若天仙的女人,一个天生尤物,对

他如此信任,他绝不能侵犯她。他拉下她的裙子,整理好她的衣服,将晒乾的烟抽出

一支,坐在一旁吸起来。

张小花醒了,坐起来说:“我还没有死吗?”

“你 是晕倒,蛇没有毒的。

突然,她看见自己的腰蒂和乳罩被除下,放在身旁,大吃一惊,怒问:“你对我做了

甚麽事?”

“我 是不想影响你的呼吸而已。”

但她并不相信,切齿痛恨说:“你这色魔,你一定强奸了我!”

但无论他如何解释,她都不相信。她掌刮了他,又用脚踢他,他不敢还手。她曾结

婚,又离了婚,已有性经验,她检查了自己下体时,确未有被奸污的迹像。

李密有点愤怒说:“你认为我是色魔,我只有走了。不过,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女

人,在这荒岛上,没有我,不饿死也会被毒蛇咬死,被山猫抓死!”

“你站住!”她又惊又急道:“你难道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没有吗?我已经相信你没

侵犯我了。”

“相信是没用的,你已经除非你向我道歉!”

张小花没奈何道了歉,但李密看得出,她仍不相信他,仍然提防着他。由於两人都很

饥饿,李密便到沙滩挖了几十只海螺回来,生起了火,将海螺烧熟。两人吃了海螺,

精神振作不少。黄昏已到,山洞倍加漆黑,他拾来大量枯枝、树叶,放入火中,照亮

了山洞。张小花太疲乏了,背靠看墙,坐於地上闭上眼。但她不时张开眼,看他有没

有心存不轨。李密赌气地走出洞外,她又害怕,叫他入来。

他将一堆枯草铺於地上,让她可以躺下睡。她 是警惕地提防看他,於是他背向她吸

烟,当他转个身来时,见她已躺在地上侧耳睡下,他面向墙壁。但是,她辗转反侧,

不能入睡。

女人就是这样,当她认为你想侵犯她时,会拚死反抗。但你不理她,她又会感到寂寞

、空虚而恐惧。她不时转身,见他仍在身旁才放心,但白了他一眼。李密看着地上她

的腰带劄胸围,奇怪她为何不穿回身上?

突然间,一只老鼠爬进她裙子内,吓得她尖叫,爬起来扑入他怀中,抱紧他不敢乱

动,闭上眼。

他享受前她大奶子带来的温暖和弹力,并且悄悄拉起她的裙子,他的火棒便紧贴她的

阴户。她羞红了脸,心跳加速,挣扎若推开他道:“卑鄙!”

谁知离开了他,张开了眼,火光中她看见地上有几只老鼠在走动。有一只更目光灼灼

在看看她,吓得她又扑到他身上,更紧抱地。他又揭起她的裙子,让小弟弟和小妹妹

亲嘴。这一次,她没有推开他, 是不自然地摆动屁股,全身微微地震动看。表面上

看来,是对老鼠的恐惧,其实是欲火在上升。

他当然看得出,两手便在她背上轻摸,摸看她的盛臀时,她震动了一下,脸红而惊恐

地看着他。似要他相信她的震动是对老鼠的害怕。

他假意相信她,叫她闭上眼,他悄悄拉下拉链。她当然知道,但不能诈作不知,便挣

扎起来,刚巧一只飞虫飞入她胸前衣服内,吓得她直跺脚。李密便乘机脱下她的连衣

裙,伸手在她胸脯上捏了一下,胸脯马上现出淤痕。她推开他,却没有在脚底下拉回

衣服,反而踏出衣服外,两手掩胸,这无意识的动作均看在他眼裹。

“那是一条毒虫,它咬了你一下!不会不会有危险!”

她放开两手,乳房上果然有淤痕!他说不用怕,可以替她吸出毒液来,张小花羞愧万

分,但还是闭上眼,任他吸吮大奶子。他一手摸捏一只大奶子,用口吸吮另一只奶。

奶子多麽结实,大力捏下去,竟又弹回来,仍怒挺看。而乳蒂被吸吮下,她全身发冷

般抖动,他伸手入她内裤一摸,湿滑一片!她极度羞耻、恐惧、不能忍受!这时他若

指出她淫性毕露,她会羞愧得要死!他剥下了她的内裤,命她躺在地上。她已欲火高

涨,顺从地躺在地上,闭上眼不敢看他,但恐惧说:“你想干甚麽?”

他已脱光了衣服说:“找要替你按摩,使你全身出汗,才可以迫出毒液来。”如此幼

稚的藉口,她当然不相信。但她口中却问:“真的吗?”

他分开她的腿,压在她身上,火棒直插入她阴道内。她羞愧得无地自容,挣扎着说

道:“原来你骗我,衰人!”但她仍闭上眼,没有争扎。

於是,他连插了十几下,在窜刺中,两只大奶子狂抛,逐渐胀得更大更红。她全身出

汗,快乐地叫着,张开饥渴的小嘴,淫笑着。当他用力捏她的巨乳时,她呼吸急速,

起劲地挺腰迎合着。

他两手的力度很大,几乎要捏爆她的巨乳,使她惨叫连声,但在惨叫声中又夹杂着快

乐的淫笑声。他发泄了,精液射入她体内,她害怕怀孕,恐惧地要推开他,但被他大

力压着。她又不愿失去高潮,於是恐惧和快感、痛苦和淫笑的表情同时在她脸上出

见。

当他发泄完时,她像死了一般, 有喘息。他离开她,睡在她身旁。张小花无限羞

愧,背他而睡,而他则抱着她,握住她一只大奶子,阴茎顶住她的屁股。

阳光射进山洞内,两人醒来,穿回衣服,他们一同走到近沙滩的树林内。张小花一脸

羞愧,不时偷看他,见他好像若无其事的,她认为他看不起自己,怒骂道:“你真是

一个色魔,你下流无耻!”

“我本不想侵犯你,但你太侮辱了我。当我是色魔,我要报复。果然,外表端庄的

你,骨子里比妓女还要淫荡!”

“你胡说!我之所以肯就范,一来不够你力大。二来,遇险时,你救了我!”

“你就想报恩了?你真伟大!真是如此吗?你是离了婚,很久没有接近过男人,所以

空虚寂寞,渴望我占有你!”

她脸红地反驳,伸手打他,被他捉住手,迫近一棵树,吻她的嘴。她的手软了,垂下

来。她的衣服被剥光了,肉捧又插入她阴道内。

他两手摸抓看她的大奶子,凑近她问:“现在,你为何不反抗,你这淫妇!”

张小花脸红如喝醉了酒,又羞又怒道:“我要杀死你!”但是,她随即笑了,热吻她

道:“大力插我吧,什麽也别说了,算我被你征服了!”